玻璃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天龙八部黑暗改编2

发布时间:2021-01-22 02:00:50 阅读: 来源:玻璃杯厂家

宋国都城-汴京

「三更半夜,小心火烛」

一个巡夜人满脸疲惫的在昏暗的街上巡逻着,时不时打着哈欠似乎就要睡着

了。

只见这个巡夜人再走到一栋森严庞大的宅子前,停了下了,伸了个懒腰,然

后继续开始巡夜「三更半夜,小心火烛」。

随着巡夜人的声音渐渐远去,一道身影从这宅子的侧门溜了出来,从刚刚巡

夜人走过的石头狮子下面捡起了什么东西,然后飞快的跑回了宅子。

「大人,查出来了」。

「嗯,到底是谁在帮那群自恃清高的蠢货搜查我的罪证」。

一个昏暗的房里,只有暗淡的烛光照亮了两个身影后说话的那人一身黑袍,

双手付在背后,头也不回的问道。

「回大人,有少林,丐帮,还有一些江湖门派,和一些江湖侠客」

刚刚开门去捡东西的那人半跪在地上恭敬的回话。

「这群碍事的虫子」

「既然如此,去把那封信送去给那个西夏将军」

「遵命,大人」跪在地上的人起身抱拳然后转身飞奔而去。

宅子门口一阵狂风带着沙尘吹过,而那门口写着「蔡府」的门匾也开始轻微

摇晃着。

苏州城外-无名山谷

几只燕子排着队飞过一片浓密的的树林,枯黄的树叶飞舞在空中,四周飘散

的花粉味简直是江湖儿女幽会的好地方夕阳下的黄昏,幽静的山林想必让无数少

女失身给自己相中的爱人。

而在几棵大树背后,却有一处暗藏与这密林中的山谷只见这山谷里不知什么

时候多出了几十个木屋,从中飘起的炊烟给这个与世隔绝的山谷凭空添加了几分

人气。

然而这平静的山谷里却传来了一阵不应该存在的淫乱声音。

「啊——主人们的大肉棒—啊—哦—啊!」

「求求主人们放过母狗吧——要死了啊呜呜呜!」

「嗯—呜呜——啊——又要高潮了—母狗又要来了!」

只见一片空地上,一名美妇被五个大汉围在中间,用巨大的黑肉棒疯狂抽插

她身上每个性感的部位。

这美妇面容姣好性感,赤裸着身体的她在几名大汉的群奸下疯狂的扭动着,

想要逃离这淫乱的包围圈美妇不管是性感的红唇,娇挺的美乳,平坦的小腹,还

是那被刮掉阴毛的美穴,都诱惑者这些大汉前赴后继的用大肉棒一次又一次的在

这美妇的身上肆虐着。

而她从头发开始往下流遍了全身的白色液体更是让这些西夏兵欲罢不能。

「呜呜呜———啊—好涨啊—骚穴要坏掉了啊!」

这美妇也就是西夏的新母狗康敏哭着哀求道。

「骚婊子,谁让你把主人的肉棒吐出来的!」一个西夏兵恶狠狠的说道。

「这只汉人母狗看来要吃点苦头了嘿嘿」另一个西夏兵淫笑着。

几个西夏兵同时把大肉棒用手抬起。

「啪- 啪- 啪- 啪- 啪」

几声奇怪的声音在这片空地上响起,如果此时有人不小心撞进这个山谷就会

发现一绝美少妇居然被几个丑陋的西夏兵围着轮流用大肉棒抽打她那绝美的俏脸。

「哈哈哈哈哈,骚婊子母狗,主人的肉棒打得你舒服不舒服」

「汉人母狗就应该这么打,居然敢把主人的肉棒吐出来」

西夏兵一个接着一个拿自己的肉棒朝康敏的脸上抽打,无数的白色液体被甩

到了康敏脸上。

不一会康敏那诱惑过无数大宋侠客的美颜就被西夏兵的黑肉棒打的一片青一

片紫,完全看不出她曾经是那被无数丐帮众人意淫的副帮主夫人。

「呜呜呜—啊——呜呜——主人们不要打母狗了」

「母狗会好好听话的—呜呜——不要打母狗了—啊——啊」

康敏被肉棒抽的上气不接下气,哀求着这些只知道虐待她这只汉人母狗的西

夏兵们。

就在这些西夏兵打算继续淫虐康敏的时候。

另外一队西夏兵从屋里走了出来。

「喂,你们这群混蛋别把敏母狗玩坏了,我们还没轮到呢!」

这群新出现的西夏兵小队长看到康敏被打的快不成人形急了。

「怕什么,新配出来的悲酥清风不是有让这些母狗快速回复的功能吗」

拿着自己巨大的黑肉棒抽打康敏椒乳的西夏兵转过头说道。

「那你们的时间也到了!快点换人了啊混蛋」还没轮上的西夏兵西夏兵愤愤

的嚷嚷着。

「算了,明天继续玩,兄弟们,走,巡逻了」

「好的,老大,哈哈,骚货,我们明天继续啊」

这群狂虐康敏的西夏兵恋恋不舍的穿着裤子拿起武器朝外走去。

「妈的,这婊子被打的成什么样子了!」西夏兵小队长看了看康敏,摇着头。

「嘿嘿,队长,咱们给她来一瓶悲酥清风」

「恩,快把药给这只母狗喝掉」

只见这群新来的西夏兵把一个绿色小瓶从康敏那被抽大的快变了形的嘴里灌

了进去。

「这已经是六瓶了吧,队长?」

「嘿嘿,这新配出的悲酥清风每喝一次都会让女人更加骚浪,不用几次这只

母狗就会彻底沦陷了」

「哈哈哈哈哈哈」

西夏兵们大声笑着,同时一个个把自己身上的装备脱下,从裤子里掏出了自

己巨大的肉棒淫笑着朝康敏走了过去。

被打的神志不清的康敏在悲酥清风的的药效下又开始妞动起自己性感丰满的

肉体。

-----------------------------------------------------------

山谷中最大的屋子。

赫连铁树从窗口看着外面自己的士兵对康敏的淫虐,诡异的笑了笑转过身看

着自己屋内的美景。

只见三名少女被并排的绑在了墙上,三个大字型的木桩让这三名少女手脚被

迫分开展现着自己拿青春火热的身躯。

赫连铁树的裤子早就撑起了一个巨大的凸起,他一把就把自己的裤子撕开漏

出了那将近20cm的巨大黑色肉棒赫连铁树的肉棒不仅粗长,而且上面青筋满

布,像是一个怪物的肉棒似得,一下一下的跳动着。

王语嫣,阿朱,阿碧三女早在被西夏兵抓住的时候就吓昏了,到现在也因为

悲酥清风的影响还在昏迷中,只不过来山谷的路上被上百西夏兵轮流猥琐过三女

身上的衣衫都凌乱不堪,漏出了一片片的春光,那遮掩着的美妙少女肉体形成无

比的诱惑,她们的从未示人的私处似乎也有些水渍,散发出了一股独特的少女幽

香。

赫连铁树左右看了看三女,脸上漏出了纠结的神色。

「这三个小骚货要先享受哪一只呢」

就在赫连铁树天人交战的时候,一声轻哼响了起来。

「嗯—啊」

「啊——这是哪里」

只见那身穿粉色罗珊的阿朱这时居然慢慢的醒了过来。

阿朱虽然武功不高,但是在三人中也是身体最好的,也学过一些简单功夫,

比另外两女早醒了不少。

「嘿嘿,小骚货醒了啊」赫连铁树嘴巴裂开了,漏出黄黑的牙齿笑道。

「你!你是谁!快把我们放了!不然慕容公子定会杀了你」

阿朱醒来见到赫连铁树那张丑脸就想起来了先前发生了什么,但是从小聪慧

的她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搬出自己公子名头希望能吓到这个西夏将军。

「哈哈哈哈,你家公子能不能杀我不说,但是他就算找过来,你们几个」赫

连铁树笑声一顿。

「早就被老子操成一堆连公狗的不会要的烂肉了!哈哈哈哈哈哈」赫连铁树

狂笑了起来。

「你!你要是动我们一跟汗毛,你就死定了」

阿朱虽然心里已经猜到凭她们三人的美貌,这西夏塞外蛮人根本不会放过自

己,但还是鼓起勇气骂道。

赫连铁树笑声突然停住,然后漏出了诡异的笑容「小贱人,我就喜欢你这样

子,不过等会你就会求我操你这只小骚货了」

说完,赫连铁树拿出一个小瓶子粗鲁的捏开阿朱的小嘴把悲酥清风灌入了阿

朱娇嫩的红唇。

悲酥清风经过改进早就产生了新的效果,毒气版本的效果能达到方圆十里,

而液体的悲酥清风不仅是强力的春药,更是每用一次就能让女人敏感度增加,还

能极强的增加身体的恢复能力。

而阿朱三女早就在杏子林就被西夏兵灌下了一瓶。

此时阿朱被灌下了第二瓶顿时促发了第一瓶的效果。

「啊——怎么—怎么回事—好热啊—你给我喝了什么!」

阿朱突然感觉全身燥热,而身下私处更是极度难忍的痒,她忍不住的开始扭

动自己丰满的大腿来回摩擦希望能解痒。

「不要急啊,骚货,马上你就会知道了」

「嗯——啊——好痒啊——啊啊—呜呜呜呜——快停下来啊!」

阿朱痒的难受居然哭了出来,那少女娇羞的面容和流下来的清泪让赫连铁树

再也难以把持。

赫连铁树大手一下子撕拉一声,把阿朱本就春光炸漏的粉红流苏裙子撕成两

半阿朱身上只留下了从纤细的小蛮腰往下的衣服,漏出了阿朱那颇为可观的可爱

玉乳和平坦诱人的的小腹和肚脐。

「啊—你不要过来——快滚开」

阿朱虽然在春药的作用下极度渴望那巨大的粗黑肉棒狠狠地蹂躏自己的处女

小穴,但是矜持的她还是努力反抗那种奇怪的欲望。

「小贱人,看你扭得这么骚,还说不要?」

赫连铁树残忍的笑着,一把抓住阿朱那可爱丰满的乳肉开始大力的揉搓。

「啊——好疼——呜呜—轻一点—快滚开啊—啊啊啊」

「不要碰那里——哦—啊—好奇怪——好痒啊」

阿朱虽然喊着不要,但是从那性感的小嘴里发出的浪叫确实一波高过一波。

赫连铁树那粗大的的黑手像是揉泥巴一样把阿朱那从未被男人碰过的椒乳捏

出了各种形状。赫连铁树突然狠狠地掐住阿朱那粉红的小乳珠大力一扭!

「啊!!!——不要啊!!好疼—快放开啊- 呜呜呜」

「啊——要断掉了——阿朱那里要断掉了啊——求求你不要了—呜呜」

阿朱受到玉乳差点被赫连铁树掐断的巨大痛苦和快感,脑海里面一片空白,

眼睛翻出了眼白,除了激烈的喘着粗气什么都不想了。

「贱人,不想我掐断你的这对骚乳就好好的伺候我的肉棒」

赫连铁树威胁道,说着就把阿朱从木架上放了下来阿朱此时哪里还有力气,

刚被放下就软到在赫连铁树的脚下。

此时阿朱满脸通红,上半身的双乳布满了赫连铁树造成的淤青,而下身那剩

下的裙摆也破不堪,漏出了那稀松布满了阴毛的私处只见阿朱的小穴淫光闪闪,

周围的阴毛也被阿朱自己的潮水弄得弄得一塌糊涂。显然是在赫连铁树和春药的

刺激下做好了被男人狠狠地蹂躏的准备了。

「小骚货,嘴上一直说不要,你这淫水都快流成河了嘛」

「难道你们中原女子都跟你一样淫荡吗,简直就是母狗啊」

赫连铁树一边故意感叹着刺激着阿朱的内心,一边用自己拿肥大的脚掌来回

践踏阿朱的美乳,用他的脚指扣弄阿朱那淫水直流的处女美穴。

「啊——好难受啊——好痒啊——嗯——进去一点啊——在快一点」

「不行了啊—小姐公子——阿朱忍不住了—呜呜呜——啊——好舒服—哦—

—」

阿朱在春药的刺激下渐渐迷失了自我,而赫连铁树脚指给她处女小穴带来的

刺激居然让阿朱慢慢有了快感。

「啊——在快点—快点嘛——深一点—啊——好啊——要飞起来了啊」

「阿朱不行了—呜呜——要飞起来了——啊啊」

就在阿朱快要在这西夏将军的脚指下高潮的时候,赫连铁树突然把脚从阿朱

身上拿开了。

「啊—不要拿走啊!快点——快点给阿朱——啊」

「痒——啊——嗯——好痒啊——快点——插进来啊——」

「呜呜呜呜——求你了大将军——快点插进来啊」

阿朱此刻脑海早已只剩下求欢的欲望,哪里还顾得上自己中原女子的矜持,

狠不得赫连铁树马上把自己的处女小穴给插爆才好。

「中原小骚货,想要我插爆你的小穴吗?」赫连铁树故做惊讶道。

「啊- 将军大人快点插爆阿朱的骚穴吧—快帮帮阿朱吧—嗯—啊」阿朱顾不

上只能一边摩擦自己的小穴小穴一边哀求「这可不行啊,你要说清楚点啊小贱货」

「你要谁用什么插你啊,要插什么东西啊?」

「阿朱求求将军大人把大肉棒插进阿朱的小穴里吧!啊——快一点啦」

阿朱一边用手指掰开自己那粉红的处女嫩穴一边继续哀求赫连铁树。

「嘿嘿,你们中原女子难道不懂礼节吗,求人就要有点求人的样子嘛,骚货

你不展现一下应有的礼节可得不到大肉棒的赏赐啊!」

赫连铁树心知阿朱已经要屈服了,于是更加得意。

「还有啊,求人不是应该不是应该跪下才对嘛」

「啊——啊——阿朱—阿朱—不要说啊——不行啊」

「好难受啊——呜呜呜——好痒啊—不行了啊」

「阿朱——阿朱——请求西夏的将军大人把肉棒赏赐给下贱的中原浪货阿朱

吧,用大人的大肉棒插进阿朱的处女骚穴,把阿朱操死吧!!!」

阿朱在赫连铁树的引导下跪在地上,把自己的俏脸贴在赫连铁树的脚背上,

说出了无比淫荡的话语。

「哈哈哈,中原的骚货果然淫荡,求操都说的这么好听啊!」

「记住了,以后你就是我西夏的肉奴隶!想要肉棒就要叫主人」

赫连铁树听到阿朱的话极其得意,蹲了下来,居然用那粗大的肉棒顶住阿朱

可爱的小下巴把她的头用肉棒抬了起来。

「是- 主人——请主人把西夏的大肉棒赏赐给中原的小骚货奴隶吧!」

阿朱双眼迷离的看着眼前顶着自己下巴的肉棒说道。

「你这骚逼,难道奴隶不应该先帮主人洗干净肉棒吗」

赫连铁树笑骂道。

阿朱一听马上无师自通的用那柔软的小手扶住眼前的黑肉棒,伸出了那无比

灵巧的小舌头对赫连铁树那粗黑的大龟头吸允起来。

「mua—吸溜——mua——」

「好大啊——主人的味道好强烈」

阿朱天生聪明,居然没有口交的经验也让赫连铁树感受到了无上的快感阿朱

先是对于赫连铁树的肉棒不停地深吻,每次都发出「mua——mua」的淫荡

呻吟然后用那小巧灵活的舌头像是舔舐甜品一样围绕着大肉棒来回吸溜个不停,

更是把大肉棒整个含入嘴里舔弄。

「啊!骚货!你这骚货嘴上功夫公然厉害——啊——不愧是中原产出的的母

狗」

「吃主人的大肉棒的时候要把头抬起来,贱人,快点」

赫连铁树哪里想到阿朱这个处女居然第一次就无师自通的进行如此激烈的口

交,马上命令道。

阿朱马上抬起头,那少女纯洁的眼神带着一丝魅惑看着赫连铁树,嘴里的肉

棒在阿朱前后摆头见一进一出那性感的红唇。

赫连铁树的肉棒在阿朱的嘴角带出一缕又一缕的白色液体飞起搞的阿朱满脸

都是闪闪发光的淫液。

「呜——呜——啵——啵」阿朱激烈的口交发出一阵阵淫荡无比的声音。

「啊!妈的!我要操死你这只淫荡的母狗!」赫连铁树差一点在中原女子无

比温柔的口交中败下阵来,顿时火冒三丈,一把抓住阿朱丢到地上。

「你这母狗,老子今天非要把你的贱穴操烂不可」

赫连铁树把阿朱那雪白的桃心屁股上剩下的一点粉红布条掀起,开始猛烈抽

打阿朱那诱人的屁股。

「啪啪——啪啪——啪啪——啪——贱人爽不爽啊!」

「啊——啊——阿朱—啊—被主人打的好舒服啊——啊」

已经豁出去的阿朱彻底放开了自己心里最后一道防线,渴望着赫连铁树更残

忍的玩弄她那清纯火热的少女肉体才好。

赫连铁树看到阿朱那放浪的表现,心知这只汉人母狗已经彻底沦陷在他的大

肉棒下。

早已忍了多时的赫连铁树,他肉棒一挺就朝着阿朱那淫水密布的小穴狠狠地

插了进去。

「啊——插进来了——主人的大肉棒——啊—哦——好厉害」

「啊——大肉棒顶到小骚穴的里面了——啊——阿朱好开心」

赫连铁树毫不怜惜的直接快速操干起阿朱的小穴,那处女小穴被大肉棒破开

的鲜血随着肉棒一进一出飞溅在地板上。

「哦—哦—啊—哦—好大——主人的肉棒——啊——好美啊」

赫连铁树丝毫不在意阿朱刚刚破身,每一次抽插都全力以赴,整根肉棒拔出

来在捅进阿朱那还留着处女血的嫩穴里最深处。

而阿朱也早已淫水直流,破处的痛苦持续了片刻就成为了极度羞辱的快感,

知道自己那本应该矜持守护的宝贵处女并没有给哪一位英俊的侠客,而是献给了

这面目可憎的西夏将军,这种背德感觉给阿朱带来无比的刺激。

「呜——啊——阿朱要死了哦—大肉棒要把阿朱操死了啊」

「中原母狗阿朱——啊——啊——要死在西夏主人的大肉棒下了啊」

「快点啊——操死阿朱这头汉人母狗吧!」

阿朱不停地发出淫贱无比的浪叫,随着赫连铁树无情的蹂躏,阿朱的浪叫一

波高过一波那曼妙的身躯随着赫连铁树巨力抽插起起伏伏。

那对可爱丰满的玉乳一只在赫连铁树手里抓住揉捏,另外一只随着大肉棒起

起伏伏,形成了一片乳浪。

「啊——坏掉了——阿朱要坏掉了——呜呜——啊——小母狗阿朱完了!」

随着一声浪叫,阿朱全身抽搐了起来,阿朱那可爱的小脚伸的笔直,一抖一

抖的抽动起来,双手也在空中无法控制的飞舞起来,迷人的凤眼直接翻起了眼白。

赫连铁树感觉到阿朱那刚刚破处不久的处女嫩穴突然狠狠地收缩了起来,像

是对爱人不舍一样夹住了他的粗黑肉棒,并且一股滚烫的热流从阿朱小穴深处喷

涌而来。

「啊!你这贱货夹得好紧」

「你这母狗啊—啊——我要射爆你这勾人的母狗啊!」

「操大你这中原骚逼的肚子!啊——接住」

随着赫连铁树一身大喊,阿朱体内的肉棒剧烈的抖动,一发发西夏民族浓稠

的精液被赫连铁树射向了阿朱那未经人事的子宫深处。

还在高潮中不停地颤抖的阿朱小腹微微鼓起,已经陷入高潮昏迷的她成大字

型躺在地上。

阿朱那刚刚经历大肉棒摧残的嫩穴里慢慢的流出了黄白相间的浓厚液体,而

其中混合的处女鲜血更是让这个屋子里散发着一股浓郁的味道。

未完待续

冒险大陆online

逍遥天地(伙伴养成)

中国福利彩票网客户端下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