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夫妻侦探社淫妻四十六四十七第2526节作者yyhnxx未完待续

发布时间:2021-01-21 23:12:02 阅读: 来源:玻璃杯厂家

夫妻侦探社 第46节

这天,小曼去找冯胖子签个字,公司办公室采取的是大办公室大开间的办公方式,主管也只是在角落里用玻璃墙隔成一个小间,挂上叶片式窗帘,因爲跟胖子也已经很熟络了,她只在他半开的门上轻敲两下,也没等他说“请进”就径直走了进去,却发现,冯胖子根本没注意到她的进来,正埋头在电脑屏幕上,眼中冒着绿光,口里发出“啧啧”的声音,口水几乎要掉下来了。

“看什麽呢,胖子!”小曼一拍他肩膀。冯乐吓了一大跳,擡头看是小曼时,才慌乱的擦去嘴角的口水。小曼扫一眼过去,屏幕上是一组裸露女人的艳照。

“死胖子,你也不怕公司监察组的人看见。”小曼两根手指捏住胸口上一点肥肉,狠狠的一转,痛的胖子直哆嗦。

“啊哦哟,轻点轻点。”“哼”小曼冷哼一声,松开了手,再仔细一看,不由脸一红,那是那种室外裸露的艳照,还别说,跟一般那种粗劣直白的自拍不同,拍摄者显然很专业,拍出来带着一种唯美的荒淫。

“你还喜欢这种调调啊。”小曼不由有些好奇了,也不离开,径直在他椅子扶手上坐下,越过他抢过他的鼠标。

虽然同属艳照,小曼也不得不感叹,这些艳照质量真的非常高,朦胧的画面,整体调成暖色的色调,看起来如同大手笔的糖水片,将女人纤细娇媚的身材展现的淋漓尽致,而且因爲是户外偷偷摸摸的半裸,更多了几分别样的刺激。

“哪弄来的,拍的不错嘛。”小曼忽然发现,照片中是不同的女人,都没有露出她们的真容,只在偶尔一两张的侧面看起来有些眼熟。

“漂亮吧。”冯胖子说,眼神却在她因身体前倾而躬翘起的臀上,被工装短裙包裹出丰满的弧圆,“我拍的。”他悄声说。

“不可能!”小曼惊讶的回过头看向冯胖子,正好看见他慌张的将眼神从自己臀部上收回,她有些羞涩,却不是很明显的将臀部更翘了翘。

“不知道吧。”冯胖子得意的,“我来公司前是一家大型影楼的资深摄影师。”“真的,假的?”小曼发觉身後这胖子还有些人不可貌相。

“当然是真的咯。”冯胖子很自豪的,“知道我最擅长什麽吗?”“什麽?”“人体。哈哈哈”冯胖子狂笑着,“哎哟哎哟,痛!痛!”他躲闪着小曼的狠掐,却将一只肥手伸过去,在小曼的翘臀上摸了一把。

“手感真他妈好。”他赞叹到。

“死胖子,敢占我便宜!”小曼咬牙切齿的,忽然手往下一伸一捞。

“呀呀呀!”冯胖子连声惊呼,身体几乎躬了起来:“捏坏了,捏坏了!求饶求饶!”他赶紧举起了双手。

小曼却感觉到手里握处竟是有些膨胀了,脸一红赶紧松开了,口里强自嘴硬的:“看你还敢不敢再揩我油。”“不敢了,不敢了。”胖子愁眉苦脸的双手伸到胯下。

“哼”小曼娇哼一声,起身向门口走去,快到门口时,迟疑了片刻,回过头来:“死胖子,想不到挺有料嘛。”胖子嘿嘿笑着:“谁用谁知道,用过的都说好。”换来小曼的一声啐。

“下次我给你也拍一组啊!”眼看小曼要走出门,冯胖子忽然喊了一声。

“想得美!”小曼回他一个白眼,却带着几分娇媚。

经过这一次之後,冯胖子对小曼更随意了,胆子也愈发的大了。时不时小曼在他面前擦身而过时,会在她屁股上拍一巴掌,换来小曼恶狠狠的一脚,然後是办公室里一阵大笑。而让小曼真正有些感觉的是,别看平日里冯胖子爱动手动脚,在外面时却护短的很,几次跟项目部外出联系业务,对方都不怀好意的想灌她酒,每次都是胖子义气的挡在了前面,更让她意外的是,有两次实在躲不过,她喝了不少装作醉了(小曼的酒量惊人),胖子送她回住处,竟然绅士的不行,除了正常的扶她抱她,没有丝毫的猥亵和乘机占便宜,哪怕她故意将胸口紧贴在他手臂上,他不会乘势揩油,将她扶正後,手立马就会离开。到後来实在忍不住,小曼问起胖子此事,胖子回答:“别看我平时爱揩你们油,我色眯眯的,你们哪次不是也笑嘻嘻的,心里不也在当做游戏。但你们醉的不省人事就不同了,我再揩油,就是猥亵了。做人总得有个底线不是。”当我听到他说这句话时,也忍不住要树起根大拇指:好个有个性,有原则的胖子。这也让小曼对胖子放心了许多。

又过了一段时间,小曼忽然告诉我一个消息:她跟胖子将与项目部一道去海南联系一笔大业务,不仅绮妮也将同去,就连龙向辉都会亲自带队。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跟小曼正挤在她那层楼的女厕隔间里,她的口里正吞吐着我的肉棒,大白天的我们终究还是不敢白日宣淫,当我最终忍不住全部狠狠灌进了她的嘴里时,我才发现她的眼神里满是欲火未尽的迷魅,我只能歉意的表示等她回来再狠狠的补偿她,并要她伺机建起跟绮妮的同事关系,并照顾好她,毕竟,在这上面,绮妮的性子要比小曼柔软、婉约的多。

本以爲就三两天的事,结果她们竟然在海南足足待了一个多星期,从其他同事听到,貌似谈的很艰难。直到第10天,那边传来消息:终于谈成并签约了。公司副总龙向辉非常开心,大手一挥,决定带着参与的员工留在海南游玩3天。

好不容易等到她们终于回来了,找个机会想狠狠喂饱小曼时,小曼却告诉了我一个让我既兴奋又担忧的消息:绮妮有些不对。本来,小曼利用这次机会,已经跟绮妮假意建立起了一种良好的同事关系,绮妮也乘机向她透露了一些消息,但就在他们中间去保亭七仙岭温泉酒店住了一晚上後,绮妮忽然变了,在小曼去找她时,有些躲避,当时龙向辉跟项目部经理陈宝贵正好远远走过来,绮妮看见时竟面色潮红的有些惊慌。这让我有些担心,有个机会以修电脑的名义进了项目部,结果发现,小曼说的不错,陡然见到我,绮妮明显有些惊慌。我没有跟她说什麽,暗地里将对龙向辉办公室的监控放爲了重点。果然,很快就有收获了。

那是冯胖子在龙向辉的办公室里,坐在龙向辉办公桌前,刚刚结束一段正常的工作交流。

“辉哥,有些事是不是有点过了。”跟平常很不一样的是,一贯嬉笑猥琐的冯胖子竟是一脸的严肃。

“你想说什麽?”本来笑呵呵的龙向辉表情一滞。

“美女男人都爱,不过总不能都抱回家吧。”“你指的是什麽?”龙向辉有些奇怪的。

“我的员工赵晓曼跟苏佳妮(小曼跟绮妮分别的化名)刚成爲好朋友,她无意间说起她这个新教的好朋友被人欺负了,很伤心。”龙向辉的脸有些板了:“你要管我的事?”“谈不上管。男人好色没有问题,这是天性,但不能什麽都吃,什麽都要,总得有点底线。”“你他妈的,自己刚入口,还来管我的事!”冯胖子的直白让龙向辉怒了,手一甩,一夹板的资料漫天飞舞:“做好你自己的事,少他妈烦我!滚!”冯胖子瞪他一眼,悻悻的站起来,向门口走去。

“还有,玩归玩,别把我们的事给抖出去了,不然我扒了你的皮!”很简短的一段对话,内容却太过于丰富,不仅有绮妮,还包括小曼。我的头有些晕了:尼玛,不会我两个老婆都同时被上了吧?!

再次找到小曼,几句话一问,小曼扭扭捏捏的始终不肯正面回答,让我有些发火,见我真的快要到爆发的边沿,她终于迟疑着取出了手机,打开微信递给我。

我接过一看,我来个去,差点没飙出鼻血来:竟是冯胖子通过微信发给她的艳照,虽然看不见脸,但我一眼就看出,艳照的主角正是小曼。

那是一张背影照,照片的主角上身穿着一件暗灰色T恤,背对着镜头上身前倾,双手支撑在一个二楼的木栏杆上,依稀可以看出远处东南亚风格的房顶,关键是她的下半部,一件我从未见过的同色系暗灰碎花短裙只堪堪遮挡住她臀部的下沿一点点,泛起的裙边里,黑色蕾丝内裤包裹的圆臀几乎大半个露在了外面,说不出的诱惑与淫荡。

“这是……”我有些咬牙,虽然总沉溺于淫妻,但每次真正发生,我都会有种浓浓的泛酸感,有些虐心,却让我欲罢不能。

“他拍的。”小曼耷拉着头,低声说。

我翻开了下一张,还有同样的地方,只不过此时,短裙下摆已经被撩到腰上,露出她完整的臀部,蕾丝底部只能勉强包裹住她的臀缝,大半个臀瓣都暴露在空气里,蕾丝的上方,三指多款的黑纱後面隐约显露的是一条臀缝,竟是性感诱惑的恰到好处。再後来,不知何时,照片里已经脱去了短裙,竖直的高跟,修长嫩白的大腿,蕾丝T裤包裹的圆润肥臀,向上骤然收缩的腰线,上身规规矩矩的T恤下半露的腰窝,这是怎样一幅撩拨人的画面,我瞬间就硬了。

“这小子技术还真不耐。”我忽然冒出这麽一句,确实,足够达到珍藏级别了。“他没反应吗?”“有啊。”小曼还是有些忸怩,低声回答。

“你怎麽知道?”我邪恶的问。

“中间他凑上来摆弄我姿势的时候,下面顶了我屁股一下。”“怎麽样?”“硬邦邦的。”小曼轻咬着下唇回答,眼神迷离的看着我。

说这段对话的时候,已是他们回来快一个月後,好不容易找准了机会,我们俩都请了假,躲在一所宾馆里,小曼上身仅穿着我的一件白衬衣坐在我的身上,宽大的白衬衣被她的高耸撑起两座山峰,她是内空的。听到小曼说完这话,我的手探进了她的衬衣下摆。

“小狐狸精,就湿成这样了。”我将湿漉漉的手指放到了她的面前。

“坏老公。”她喃呢着不安的在我身上扭动,小嘴一张,却是将我沾满了她淫水的手指含进了嘴里。

“小骚货。”我第一次这样骂她,带着宠溺。手里的手机却没有放下,又去翻下一张。

“别看了。”她羞涩的。

“那哪成,我要看看我家的狐狸精到底能骚成啥样。”我笑笑,翻了下一页。

这次照片变成了正面,只不过只有颈部以下,此刻,她紧身暗灰T恤里,两团浑圆骄傲的将T恤高高撑起,两粒突起似乎想从T恤里突裂而出,发硬的坚挺着,依稀还能看出它的玫瑰色,左腿微曲的双腿中间,一小撮黑色的阴毛在黑纱後欲语还羞,让人垂涎三尺,恨不得立马将那小小的黑色蕾丝T裤给扒下来,狠狠用男人的雄壮填满她的空虚。

“你胆子挺大啊。”我看向小曼,她却像鸵鸟一样几乎将头埋进了我的肩膀里,眼睛却瞟着我手里的手机。

夫妻侦探社 第47节

接下来是一组特写,大多是臀部的,甚至有一张只对准了她背影的双臀中间位置那块遮住底线的黑布,我想拍这组照片的人当时肯定恨不得相机都能遥控着将这块黑布撩开。再翻翻後面,貌似都是这种风格的照片,连着10几张都是类似的场景,却有些审美疲劳了。

“怎麽都是这里?”我问。

“那是第一次拍。”平素豪放大胆的小曼此刻声音几乎让我快听不见了。

“第一次?意思是後面还有咯。”我翻翻手机,却是最後一张了。

“没有。”“有没有?”“没有。”她低垂着头。

“真没有,嗯?”我分开了她的双腿,手指头在她已微微绽露的阴唇上轻轻一点,再点开,只第二下,指尖上已扯起了长长的粘丝。

“啊,老公,别弄我了,快进来。”她身体不安的扭动着。

“你不说实话。”我的手在她的双腿间,坚定而有力的覆在她的阴门上揉动着。

“嗯…你坏……”她有些迷乱了。

“坦白从宽,小屄日穿。”我加强了手里的动作。

“有!啊,还有……”小曼今天显得格外敏感。

“在哪里?!”我的中指指尖已经探进了一片泥泞的泥潭里。

“不要,老公,饶了我……”小曼还想顽抗,却如何抵挡的住我灵动的魔指,我撑开了四根手指抵在她双腿内侧,中指完全探入了进去,在里面快速的扣动起来。

“快说!”“嗯…不要…我不要说…啊……”小曼秀眉紧皱,双目紧闭,紧咬着下唇承受着下体内那根手指快速而有力的撩动,下体随着手指的频率剧烈抖动着。

“不说吗?”我邪笑着,“酷刑要来咯!”我一把将她推起来,推到面前的布沙发上趴下,狠狠怕了她屁股一巴掌:“把屁股翘起来!”小曼乖乖的翘起屁股,头完全低陷在沙发里。我双手一环,将她赤裸的臀部抱在了怀里,手指在她淫水横流的蚌缝上快速滑动,头却俯下去,长长的伸出舌头,用舌尖在她菊门挑动着。

“啊!老公…不要……”她难受的一阵挣紮,却被我死死抱住,手也换成了在她阴部的抽插。

(二十六)

伴随着她的挣扎,小曼软润的臀部在我面前不安的扭动着,近在咫尺的眼前,晶莹剔透的液体挂满了她的阴部,仿佛我在抽挤的是一个满到将溢的胶水瓶。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欲火了,拔了枪就要提枪上马,却让人万分扫兴恼火的是,小曼的电话响了。

“妈的,谁啊!”是小曼的手机。

“别…别理它……”正沉浸在欲火当中的小曼臀部迎合着我的手指轻轻摇动。

然而,电话铃声仿佛就跟我们杠上了,一直响个不停。

“算了,你先接电话。”我扫兴的抽出手指,侧身取过了电话,是小曼办公室的来电。

“喂?”小曼接过手机,皱着眉头听着,嘴里嗯,哦了几句,然後挂上手机,无奈的说:“开紧急会议,要求所有人员20分钟内赶到,包括请假的。”“草!”我一脚踢在沙发上。

“好了啦,老公,大不了晚上我再好好补偿你。”一顿大餐才刚刚吃了开胃菜就被端走,这让我很是恼火,这眼把巴前又没有泻火的地方,让我一阵哀叹:两个老婆,竟然还会有要靠打手枪解决的时候,真是悲哀。

小曼这一去,就是一个下午,到了晚上6点多,她悄悄给我发来短信,说是晚上还要加班。我只好将车开进了公司地下停车场等她。晚上7点多,我看见,她办公室的同事陆续下来了,又等了半个多小时,依然没有见她下来,我不敢再发短信,直接打了电话,用拟人器将声音换成了女声,小曼立马就听出来是我,只能遗憾的告诉我,她还在加班,可能会挺晚,不能陪我去逛街了。听筒里声音格外的安静,这让我有些梗,告诉她我先回去了。然後在车里又待了10几分钟,换上了保安服,走下了车。

近两个月的观察,我已经非常熟悉的知道该什麽时间点,什麽地方避开真正巡逻的保安。10楼的走廊只剩下了一个灯,两边办公室里除了几盏离开时忘关的台灯,空无一人。我悄悄的延着走廊不动声响的走去,二室的大办公区就在走廊的左後侧,此刻,整个办公区已经空荡荡的了。我来到二室大门前,门是关着的,轻轻一拉,已经反锁了,这种门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我掏出钥匙串,从里面挑出两根细长的金属条,一上一下插进锁芯,轻轻一挑,门锁便打开了。

我并没有急着进去,而是将门小心拉开一道缝,里面果然隐约传来人声,我静静的站了一分钟,确定里面的人没有注意门口,我蹲下了身体,小心翼翼的几乎是滚了进去,再反手关上了门并锁上。

办公区里黑漆漆的一片,只在中间亮着一盏台灯,那是小曼的座位,此刻她并不在座位上,办公区最里面的隔间门虚掩着,里面透着灯光。从半开了一条缝的门缝里,传来一男一女的对话声,正是小曼跟冯胖子。

“就知道你单独将别人留下来加班没安好心。”是小曼,声音嗲嗲的,带着点撒娇。

“那也要你愿意啊,周瑜打黄盖。”冯胖子贼眉鼠眼的。

从门缝里望去,小曼坐在冯胖子沙发的扶手上,手枕着他的肩膀,胖子手中的滑鼠正点着什麽给小曼看。

“工作做完了,咱们来娱庆娱庆。”

“呸。”小曼啐了他一口:“你都是跟下属这样娱庆的?”

“哪有。”胖子叫屈的,“你来这麽久,什麽时候看我跟别人单独加过班。”

“哼,谁知道呢。”小曼嘴里说着,表情上却是信了。

“这张怎麽样?”胖子色眯眯的转头问小曼。

“都羞死人了。就你喜欢这种变态的照片。”小曼话在说着羞死人,眼睛却目不转睛的盯着萤幕。

“什麽叫变态?这叫大自然中的唯美性感。”胖子自信的,“别说你不喜欢啊,瞧瞧这技术,把你身体的线条拍的,这屁股,这大腿,啧啧。”他赞叹着,“你老公怎麽舍得跟你离婚啊。”

我知道他们是在看在三亚拍的户外性感照片,我的角度只能看见萤幕的背後,因为之前没有准备,我17楼办公室的电脑又没有开机,没法调取摄像头,所以什麽也看不见。这让我心如猫抓一样,痒到了心窝里。

显然,小曼其实对胖子拍的照片很是满意,因为我看见,她的眼神越来越迷离,身子似乎越来越软,胸部几乎都要靠到了胖子的脑袋。这让冯胖子眼中闪过阵阵欣喜,不时利用转头说话的机会在小曼的胸部蹭蹭,小曼仿佛没有发觉,既不反对,也不让他更进一步。两人这一亲密的讨论一谈就是20多分钟,对躲在门外的我来说简直就是一场煎熬。

“啊呀,这张!”小曼忽然一声惊呼,“你怎麽拍了这张,快…快删了!”

“为什麽呀,这多美!”

“毛都露出来了。”小曼害羞的说,“你竟然还偷拍!坏蛋。”

“这张才是真正的极品呢,性感而不淫荡,诱惑而不放浪,最吸引男人的莫过於此。”胖子啧啧的赞叹到。

“死胖子,还一套一套的。”小曼一巴掌拍在他肩上。

“那可不。”胖子得意的摇头晃脑着,“都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所谓全裸不如半裸,半裸不如看不着就是这个道理。你看这半露的一道褶,来自女人最神秘的部位,似露非露,欲语还羞,跟周围这嫩白柔滑的肌肤相映成辉,透出的玫瑰红多麽让人迷醉。”

“胡说八道,快删了!”小曼哭笑不得的。

“删了多可惜啊,这麽迷人。”

“快删!”

“不要吧。”

“你删不删?”

“舍不得呢。”

“你删不删?”小曼轻咬着银牙,将手伸到他的腰间,熟练无比的扭住他的腰肉一转。

“痛痛痛。”胖子痛的面部都扭曲了。

“删不删?”她得意的,手停在他的腰间,不经意的一抬头,忽然发现门口有一张脸,吓得几乎尖叫起来,幸好我及时发现,迅速将脸往前一凑,做出一个“嘘”的动作,她才发现是我,脸唰的一下全红了,手赶紧离开了胖子的腰,身体也往外挪了挪。

胖子没有发现她的异样:“要删可以,你让我再拍一组。”

“色胆保天,你想得美。”知道我就在门外,小曼明显有些不自然起来,表情没了刚才的旖旎妩媚,显得僵硬许多。

“乘着青春,留住最美的瞬间,多好。何况还有我这顶级的摄影师,别人想请我拍还拍不到呢。”

“你哄每一个拍照的女孩子都是这样哄的吧。”

“冤枉啊。”胖子叫屈起来,“这麽久了你还不了解我。别看我偶尔爱吃吃豆腐,可真正不是个乱来的人。你当我像某些人,喜欢集邮啊。”他忽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麽,立马闭口,却让小曼跟我敏锐的抓住了什麽。

“集邮?什麽集邮?”小曼问。

“什麽集邮,没什麽集邮啊。”胖子眼珠子乱转的。

胖子这无意间流露出的话,让我似乎抓住点什麽,我在门外偷偷做出个搞定他的表情,小曼会意:“你刚才说的。某些人喜欢集邮啊。”

“那个…集邮不是个很高雅的爱好吗?”胖子明显敷衍的。

“你当我是傻子啊。”小曼不满的。

“哪有,哪有。”胖子还是不肯说。

“说说嘛。”小曼撒娇的,还是有些不自然,但仿佛知道可能会有重要资讯,她不得不显得自然些。

“你们女人怎麽都这麽八卦。”胖子无奈的。

“你也知道女人八卦是天性咯。”小曼想了想,眼珠一转,“大不了……你说了我让你再拍一组。”我知道後面这句话是为我说的,显然她知道我孤身躲在门外的感受,真是贴心的小老婆!

“啊?!”胖子明显有些动心了,可还是有些迟疑。

“你爱拍不拍,哼!”小曼非常懂得什麽叫适可而止。

“那我告诉你,你可不能说出去。”

“你觉得我是个大嘴巴的女人吗?”

“女人貌似都是大嘴巴。”胖子嘟囔着。

“什麽?你有胆再说一次!”小曼一幅小泼辣样。

“没什麽啊,我自言自语。”胖子立马投降的。

5334cc好彩天下

热血战纪

真龙传奇安卓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