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天之骄妻01

发布时间:2021-01-20 22:29:31 阅读: 来源:玻璃杯厂家

第一章、初现

「少杰,今晚我不用加班,一起烛光晚餐好吗?」电话传来妻子娇滴滴的声

音。

「嗯嗯,今晚我早点下班过去接你,亲爱的。」放下手机,少杰轻轻拍了拍

正在胯下卖弄套弄的头,:「蕊琪,到这里就行啦,我今晚还得跟珊珊交货呢。」

闻言,蕊琪停下来,抬起头笑嘻嘻的盯着少杰:「珊珊姐要是知道你在玩别

人的妻子,你说她还要不要跟你烛光晚餐呢。」少杰不禁苦笑:「是你让我故意

支开王哥的,谁玩谁啊,好你个小妮子,连我都敢捉弄了哈。」

「又不是我逼你硬的哦,要不是知道珊珊姐已经一个月不跟你啪啪啪,我才

不要舔这个小鸡鸡呢。」蕊琪虽然是挖苦这个丝毫没威信的CEO,但还是贴心

的把肉棒周围的液体舔干净放回内裤,拉上拉链。

少杰心道,12厘米不算小了吧,反正珊珊不嫌弃就行。少杰也不跟这个没

大没小的秘书计较,谁让她是珊珊的闺蜜,又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呢。三个人在中

大就一直腻在一起,什么都能说。

「帮我整理下合同,然后给王哥签名吧,我会跟董事会提一下王哥的。我待

会提早下班。」

「嗯」蕊琪走向办公室门口,打开门的时候突然回头叫了一声:「少杰」

少杰闻言抬头只看见这个一身正装的OL突然伸手到身后,勾住裙子下摆狠

狠往上一拉,突然一个圆润的大白屁股露出来,湿漉漉的阴唇不停流出淫水蔓延

到大腿根。可惜只持续了两秒,下一刻她就拉了下来,转身出去并关了门。幸亏

门没有很开,办公室外面的人仅仅只能看到蕊琪的正面,不然怕是明天整个公司

就传开了光屁股骚秘书的故事。

等到蕊琪出去之后,少杰揉了揉裤裆,让消停了不到两秒的小兄弟调整了下

位置,「这骚蹄子,迟早叫一群人当着王哥的面轮你。」

安排好事情好,少杰将办公椅转到身后,透过落地窗,看着下面这布满高楼

大厦的商业街,心里满满平静下来,思念着娇妻。

少杰一直以来都很满足,自己跟妻子都是出生富庶之家,又是中大出身,可

谓是门当户对。自己虽然不是很努力,但是还是每年拿奖学金,一出校门就继承

家业,在别人眼里是个高富帅,可是自己心里知道,虽然自己长得英俊潇洒,留

住了娇妻的心但是却留不住娇妻的人。比起自己来说,珊珊是真的很努力了,还

是本科生的时候就被学校破格授予机械工程和工商管理双博士学位,还是校史上

最好看的拉拉队队长,除此之外还是校自由搏击社团的头马,经常性带着社团的

「小弟们」去征战全国,拿回一个个奖项。现在珊珊也已经接手自己家的企业,

虽然还不是CEO,但可能原因是父亲还没有想退休吧,少杰还是了解到妻子每

年都在销售部门创造了一笔笔惊人的销售业绩。比起娇妻,少杰是真的觉得自己

再普通不过了。可能唯一让少杰欣慰的就是在床上了,每次跟珊珊在床上缠绵,

少杰总能把娇妻弄得脸色潮红,呻吟不止。

但是如果在谁更舒服的问题上较真的话那就不一定了,林珊珊一米七三的身

高,腿长几乎有一米了,穿上短裤和及腰衬衫,一眼看上去整个人就只有一对白

嫩的大长腿。

除此之外还有一双38E的巨乳藏在衣服底下,即便穿着厚厚的胸罩也撑不

住平常走路时的抖动,少杰经常能听到珊珊抱怨要去做缩胸手术。少杰可不乐意

别人看到自己娇妻的酥胸,更别说让别人在上面比划和动刀子了,那对人间胸器

可是专属自己的恩物,容不得别人玷污。

对于少杰来说,珊珊就是上天赐给他最好的天使,不管发生什么他都不可能

离开珊珊,但是面对着珊珊,他自己却很不自信,可能自己对于珊珊来说就是可

有可无的吧,毕竟像自己这种条件的人虽然不多,但是珊珊一定能轻松找到一大

堆。自己也不是很懂当初怎么就泡到了这位天之骄女。

算了算时间,感觉也差不多了,少杰决定去珊珊的办公室给她来个惊喜。

没过多久,少杰就到了珊珊的公司门口。拿着21朵玫瑰,对前台接待笑了

笑之后就径直往珊珊门口走去。前台看到少杰好像有点懵逼,面容呆滞。

谁知道少杰刚走近会议室,隐约听到像是稀稀落落的「啪啪」的鼓掌声,有

点节奏但是并不热烈,然后就被着急忙慌的前台给拉住了:「李先生,林经理还

在跟客户开会呢,您不能进去。」

少杰回过神来之后,:「哦哦,那我就在门口等吧。小颖,你先去忙吧。」

说着就坐在了门口旁边的沙发上等。小颖听完之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脸色

还有点怪异,只好给少杰倒了杯茶之后就走开了,嘴里还小声嘟囔着:「上天保

佑这个新装修的办公室隔音效果好点啊。」

少杰倒是没在意,可以一躺在沙发上之后,突然发现鼓掌声好像没停过呀,

再仔细听,居然还隐隐有些许呻吟声?少杰摇了摇头,不可能不可能,一定是刚

才蕊琪的缘故,自己怕是精虫上脑了,乱几把瞎想。

少杰平常上论坛看av看的多了,经常看那些办公室人妻或者是人妻温泉出

行被轮奸的那种,但是丝毫不觉得妻子会玩办公室play这种事情,以前吃饭

的时候,过往的一个瘦干干的小流氓故意摸了一下她的手,她反手就把人家的手

给折了。

这件事让少杰觉得妻子一定是个过于敏感的高冷女神,说起来少杰想起在床

上都是他折腾的累死累活的,珊珊只是被动的承受和呻吟,最激烈的一次就是她

肯用手帮少杰撸。少杰完全把念头给打消,为了消磨时间,打开了王者荣耀玩起

来。

玩着玩着就没了时间,等到办公室的开门声响起的时候,少杰终于回过神来,

发现从办公室陆陆续续走出了十几个人,都是一身的黑色西装,其中有四个看起

来五六十岁了,大肚便便,头上都没几根毛了,只是从办公室走出来就好像消耗

了他们大半精力似的,一直压抑着喘息,好像在怕别人发现已经精力不足该退休

了。其余的八个人倒是威猛雄壮,隐隐看得出胸肌要炸出来一样。可能是保镖之

类的吧。

珊珊把他们送到门口就止步了,目送他们走远之后,转身向还坐在沙发上的

少杰:「少杰,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干嘛不在楼下等我。」少杰摊了摊手,

「早下班了,你没注意到时间,我就提前上来等你呗,难不成你要我站在公司楼

下等你啊。」珊珊没好气的道:「幸亏你没直接过来,差点弄掉我一个30亿的

项目,进来吧。」

两人走进后,刚一关门,少杰就感觉到腰间一阵柔软。「少杰,你不会怪我

吧,外面那群人都在盯着我呢。」少杰感受着背后传来的一阵阵美妙的挤压,腿

都软了,哪还有什么脾气,立马转过身来抱住珊珊就是一个激吻。珊珊被动的回

应着,好像很害羞似的不肯让少杰再进一步。少杰用舌头试探几次发现毫无进展,

只能败兴而归,强迫自己冷静冷静。只是嘴唇分开之后,少杰居然隐约嗅到一股

膻味,用手擦擦鼻子之后,味道又没有了,可能是错觉吧。

「坏人,一见到我就使坏。我还要整理一下文件,你先到那边坐一下吧,刚

换了你公司研发的自洁沙发,你试试。」分开之后,珊珊脸红红的走向办公桌。

少杰认出这个沙发的确是他们公司出的新品,功能强大,等到人离开沙发就

自动喷洒洁洗液,还有速干的功能。少杰坐上去之后,特意用力往下一压,「嗯,

弹力也不错」

珊珊正在收拾桌子,听完身形一顿,「好啦,你别折腾啦,弄坏了怎么办。」

「不会的,对了,时间还早,你过来试试。」

珊珊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脸腾的一下红起来:「不要,少杰,你是不是学

坏了啊,以前你可没有这么坏的。你不要老是跟着那个展鹏瞎混,他不是什么好

人。听说好多女孩子被他祸害了!」

「怎么会,你到日本出差这一个月我都没有跟他来往呢,他这个月好像在跟

什么项目,都没来找我啦,放心,我只爱你一个。」少杰语气带着一点委屈。

「好吧,这次就原谅你了,我们回去吧,我给你弄你最爱吃的韭菜炒蛋,今

晚要加油哦。」珊珊撑着办公桌对着少杰翘起屁股扭啊扭得,少杰眼都直了,盯

着那被正装裙包裹的浑圆翘臀,激动的一起身,膝盖撞到了茶几,脚一下子受力

不住倒在了地上。

珊珊没想到这么一点点诱惑就能让少杰这么激动,内心一阵慌张,急忙跑过

来。少杰一抬头,一片雪白透过裙底闪烁在少杰的眼球上,两片湿淋淋的阴唇摇

摇晃晃盖不住中间那条光洁粉嫩的肉缝。

什么?珊珊上班不穿内裤?少杰几乎是脱口而出,「珊珊,你怎么。」但及

时的住了口,珊珊多年的玉女形象让少杰实在张不开口质问。但珊珊看到少杰往

自己的裙子下面盯,马上反应过来,慌张的蹲下来解释:「刚刚来那个了。我就

把内裤丢了,你怎么老是盯着人家那里啊。臭流氓,打死你。」

少杰被打的来不及多想,就费劲的捉住珊珊挥动的粉拳。珊珊的拳头软绵绵

的净挑着少杰肉多的地方打,少杰为了让她消气,只能让她过了瘾再抓住手:

「刚好方便我们回家办事,走吧。诶,怎么地湿湿的。」少杰站起身来才发现,

地摊上确实湿了好几块。

珊珊磕磕巴巴的回答:「刚刚那些客户不小心打翻了茶,我还没来得及叫清

洁工来清理呢。」少杰还是有点奇怪:「问着不像是茶味啊,好像还有点腥味。」

少杰脑子一空,对了,不是腥味,是他从青春期就熟悉的味道,不对,不对,

是错觉,要不就是裤裆传来的气味,珊珊的办公室不可能有这种事情发生。或者,

是少杰内心最深处的悸动告诉自己不要多想。

少杰按捺住内心最后一丝邪恶的遐想,抱着珊珊在耳边挑逗,「珊珊,我们

回家吧。」

「嗯~ 」珊珊依偎在少杰怀里,心里终于平静下来,享受着这片刻的宁静。

回到家后,少杰要先去停车,珊珊先一步回到了家。等到少杰拿出钥匙一打

开门,发现伊人已经在厨房忙碌,放下东西就想去客厅打开电视。

厨房传来一声:「亲爱的,把客厅茶几上的醋拿来一下好吗~ 」少杰听得心

痒痒的,珊珊一回到家就完全把女强人的外表全部丢弃了,只剩下一个娇滴滴的

妻子。

少杰拿起茶几上的白醋就往厨房走,心里带着一丝纳闷,怎么把醋放到客厅

茶几上了。少杰走到厨房门口,整个人都呆住了。只看到珊珊穿着围裙在切菜,

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一丝布料。珊珊听到少杰脚步声之后,停下手转头发现少

杰傻愣愣的盯着自己的下面,心里不禁一阵得意,就更加放肆的故意略微张开双

腿翘起来,用手轻轻的抚过那条没有一丝毛发的细缝。「老公,你在看什么啊。」

少杰已经顾不上弄清楚为什么珊珊今天一改本性,直愣愣的走过去蹲下来用

两只手抓住两个浑圆的雪山,伸出舌头轻轻的舔弄已经有点湿的阴唇。

这是他第一次用嘴触碰珊珊,之前他想都不敢想,每次做爱都只是用正常体

位。今天的珊珊仿佛是另一个人一样,他可不会蠢到坏自己好事。

珊珊轻微的扭动腰肢让私处更加紧贴少杰,菊花被少杰顶的一阵阵瘙痒,让

她止不住的轻哼:「嗯~ 老公,你真的~ 变坏了啊~ 忍太久了吗~ 」少杰不作声,

双手抓住珊珊光滑的翘臀,吮吸着已经湿漉漉的蜜洞。

过了一会,少杰已经受不了了,起身解下裤腰带准备把硬邦邦的兄弟插进去

的时候,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珊珊已经有点迷乱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清醒,迅速

的拿起手机。「到了?好吧,我这就去。」

放下电话,珊珊看着少杰的眼神里充满了歉意,「亲爱的,我,我有要紧的

事去处理一下。」少杰无奈的叹了叹气:「去吧,我在家里等你。」他知道肯定

是公司又有事情了,他还不舍得让妻子在公司和他之间为难。

看着少杰这么理解自己,珊珊更加觉得对不住少杰,想到待会处理的事,可

能不只是一会的事情,她咬了咬牙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少杰,我今晚可能忙

的回不来了,我让展鹏陪你去玩玩吧,不能喝太多酒哦。」

少杰百思不得其解,但是妻子已经上了楼换衣服,只好把那句你怎么知道展

鹏回来了留在了心底。

没过多久,妻子已经换好了衣服,一件长到半个大腿的风衣和一件露趾的八

厘米高跟。临出门的时候,珊珊还回头不舍得交待:「今晚不要玩的太疯哟,我,

我爱你!」说完就快速的关了门,还能听到一阵小跑的高跟鞋踏地声。

少杰笑了笑:「去个酒吧也不放心,真是个小女人。」

「叮铃铃」少杰看了看手机屏幕,划了一下:「展鹏,回来了也不跟我说一

声哈,真不够哥们,是不是珊珊不让你找我就不找我了。」

「你小子别贫了,过来我家,今晚给你看点东西」展鹏也是一改前往的没了

轻佻的声音,嗓子还有点沉。少杰也不多问,可能是珊珊给他压力了吧,两人都

是军区大院里一起大的,长辈们也都是军队里数一数二的人物,自己对别人就嚣

张的要死,对着珊珊就不行了,平常都是珊珊说一他不敢说二。反正这次过去应

该是找几个妞过来爽一下吧。按捺不住的少杰几乎是跑着冲到车库的。

刚进门少杰就看到脸色怪异的展鹏示意自己坐下,「你把那些酒开了醒一下

吧,接下来还有几个朋友过来呢。」

「女的吗,哪个会所的。」

展鹏看了看少杰,「男的,一起过来喝酒的。」

少杰刚想怼展鹏就听到门铃响,展鹏:「去帮我开下门,我还在弄这个视频

直播。」少杰只好走去开门。还真的都是男的,不过各个年龄层都有,走路的姿

势倒都是一派成功人士的样子。

等到他们都进来坐下之后,展鹏一一给少杰介绍。

带着一副黑框眼镜斯斯文文的那个是一个健身会所的老板,叫墨黎,也是唯

一一个年轻人,Polo衬衫下的胸肌鼓鼓的,撑的衣服紧紧的。

带着一副金丝眼镜的的是李察博士,生物研究院的院长。还有社会福利中心

的主席,师居引,以及监狱所的所长风会。少杰知道展鹏门面广,认识了很多不

同来路的朋友,但见到这么多看似不关联的人坐在一起还是觉得有点吃惊。

展鹏:「今天不谈公事哈,只是喝喝酒,乐呵乐呵。」说完,坐到少杰旁边,

按下了遥控器。

少杰刚想问清楚展鹏怎么认识了这么一群朋友,但是电视上传来的画面已经

牢牢地吸引住了他。

画面上显示的是房间内呢,看那面积装潢,应该是别墅的某一件房间,镜头

应该是放在门边的,周围看不到门,但显示了房间的大部分视野,中间有一张大

大的床,床单凌乱,旁边是几个用过的避孕套,紧接着一阵嘈杂,随着而来的是

几个人的脚步声。

几个光着膀子,只穿着内裤的男人牵着一个身材姣好的女性从门口进来,女

的全身雪白,身上一件衣服也没有,除了脖子上的狗链,只剩下似乎是穿在乳环

上面的链子在身下摇摇晃晃。

少杰心想,原来是av啊,不知道展鹏从哪里搞来的会所偷拍。

几个男的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其中一个最年轻的也有四十岁左右,牵着那个

女人上了床,躺着让她舔弄自己的子孙袋。那个女人从头到尾都没有抬起头对过

镜头,上了床之后也是背对着镜头趴低着头卖力的套弄肉棒,从镜头看只能看到

垂下的乳房在给小李揉捏,时不时哼哼两声,湿漉漉的阴唇正在滴着白色浓稠的

液体,阴唇已经有点红肿,像是刚才已经遭受了不小的摧残。她的背影让少杰有

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总是到了嘴边就说不出来。

其中坐在椅子上的一个大腹便便的人开了口:「小李,这么会享受小心待会

受不了啊。」

少杰仔细看了看开口那个人,惊讶的发现那个说话的人好像就是今天早上从

珊珊办公室出来的那些人其中一个。少杰转头想问展鹏,却发现众人已经隆起了

裤裆,其中一个人正在拉开裤链掏出东西来套弄。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小李:「没事,杨总,这才哪到哪啊,我还没完全硬呢。」

「呵呵,年轻人就是年轻气盛,等会你就知道厉害。我们待会签下合同之后,

国瑞集团怕是又要赚一大笔,各位要好好享受不能吃亏啊,哈哈。」少杰心想,

原来是国瑞给他们安排了这些服务,所以展鹏才有机会录下来,难不成国瑞还想

拿这些视频做文章?想起妻子刚才匆匆忙忙走不知道有没有份参与这些事。

就在瞎想的时候,少杰又听到一阵高跟鞋声传来,紧接着就是一个女性背对

着镜头出现。正当少杰期待正戏终于开始的时候,看到了走进来的女人穿着跟珊

珊同款,不,是一样的风衣。一样的高跟鞋,就连身高,风衣下面盖不住的雪白

娇嫩的长腿都一模一样。

「这鬼地方,差点让我迷路了。怎么,杨总,你们就是这么欢迎人家的吗,

也不出来接一下人家,是不是人家早上没有招待好您啊~ 」娇滴滴的声音让少杰

的心彻底的沉在了脚下,想站起来质问展鹏的他站起来之后又一阵腿软,倒在沙

发上,心里不停的提醒自己,不会的,不会的,都是巧合,手却不自觉的抓紧了

沙发。

画面上面几个人好像看到仙女降临一般都愣着,穿着高跟鞋的女人又开了口。

「这房间好热啊,有没有人帮我脱一下衣服啊?」

几个男的如梦初醒,动作快的不像是四五十岁的男人,大腹便便的杨总跑的

最快,率先跑到身边,其余人也跟上,几个人粗鲁的把手按在风衣上面按捏扒扯,

屁股后面几只手在疯狂抢位置,大张着手使劲抓着翘臀,镜头看不到前面,但是

众人都猜得出乳房肯定也已经被手给占领了。不到两秒的时间,可怜的风衣就被

撕扯的烂的差不多了,可见这些人的力道。

风衣被随意的丢到地面,没了风衣的胴体没有一丝布帛,房间里面的众人更

加使劲的揉捏裸露在空气的肉体,女人像是承受不住的样子,被几个兽性大发的

雄性揉捏的一阵阵发抖,发出一阵阵轻微的呻吟声,「嗯~ 用力~ 」。其中有个

挺壮的男人蹲下来把其中一条腿抬起来放到肩上,用嘴用力的吸,舔着大腿的美

肉,这时女的只能用一只高跟鞋撑在地上。

床上的小李早把之前那个女的丢在床上,跑过来蹲在风衣女的前面,用两根

手指弯曲着插进泛出淫水的阴道里面抠挖,还拼命用舌头舔阴蒂,每一次划过那

因为发情而肿大的阴蒂,女人都不由自主的被触电的感觉而发抖。

女人被几个人揉捏的不停扭动腰肢,脖颈,突然发现靠门的桌子上有摄像头,

拍了拍撑着自己大腿的那个人的头示意他放下来。「你们好过分啊~ 录像也不告

诉人家,把人家摆成那种姿势,多丑呀。」杨总本来还想解释下的,听着这语气

感觉不像是生气,就大胆的说:「怎么会丑呢,您可是天仙一样啊!」

女人挣开众人,转过身往摄像头走来,少杰心止不住的砰砰跳,不是她,不

会是她的。

女人像是查看摄像头一样,弯着腰,这段时间少杰像是度日如年一般难熬,

终于摄像头还是把女人的脸拍了下来,从精致的下巴到樱桃小唇,到高挺小巧的

鼻子,最后到摄人心魂的眼睛。

真的是少杰心爱的娇妻!少杰最后的力气都没有了,全身摊在沙发上感觉是

做梦一般,没想到经常趁着珊珊出差的时候看那些娇妻出轨的影片的情节还是报

应在了自己的身上。

画面上的珊珊对着镜头做了一个可爱无比的鬼脸,脸上笑嘻嘻的,用手调整

了一下镜头,又走回到众人身边。少杰现在是彻底看清楚了身体不着片缕的珊珊

和已经脱了内裤肉棒一柱擎天的众人,黑与白,嫩与粗糙的反差冲击着看直播的

每一个人的双眼。客厅的每一个人都自觉地拉开拉链掏出小弟弟对着珊珊撸动,

就连少杰也没有发觉自己已经在撸动着禁欲一天的小兄弟。

珊珊回到身边之后还像镜头挥了挥手,像个上电视的明星一样。「刚才那么

丑,记得删了哈,给你们看看厉害的,我练了好久瑜伽呢!」

珊珊边说边把左腿慢慢从左笔直的抬起,直至腰间,最后竟然来了个站立劈

叉,右手还使劲拉着脚踝往右边靠近直至贴到耳朵。这下子小穴和菊花都被大腿

的肌肉拉扯的张开一个小洞口,湿淋淋的阴唇再也护不住不停留着淫水的小穴,

每个人都能清楚的看到深红的褶皱在蠕动。从小穴到大腿上已经蔓延一条细细的

水道。

众人忍不住拍手称好,但是眼睛却一直呆呆的盯着底下已经称不上私密的四

处。珊珊看见他们都被自己的体操惊呆住,不禁一阵得意的笑:「你们好傻啊,

愣着干嘛,招呼都还没打完呢。」

众人终于从梦中醒来,继续刚才未竟的事业,两个像是保镖一样健壮的人一

前一后蹲在下面一会用手指疯狂的抠挖小穴和菊花,一会用舌头舔弄,吮吸洞口,

还把舌头探进去搅动。噗嗤噗嗤的水声越来越大。

「啊~ 一来就这么刺激啊……色狼,我快……站不稳……了啊~ 」已经发情

的珊珊似乎已经陷入了情欲,浑身雪白的肌肤泛出粉红色的色彩。杨总体贴的说:

「来,搭在我老杨的肩膀上。」说完就把脚踝从珊珊接过来,用舌头从脚跟到脚

趾舔一遍,再把脚指头放在嘴里吮吸,舌头在脚趾缝中流连。

珊珊看着这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对着自己的脚指头这么迷恋,迷离的眼神中

似乎对这个男人还有所渴求,用左手主动的握住这个老男人肉棒套弄,还把他的

手放到自己左边的乳房。「杨总,用力~ 捏,我是你的~ 不要~ 怜惜…唔~ 」

话还没说完,就被右边的小李把头板过去,狠狠地吻上了上去,从镜头上面

还可以看出小李的舌头已经探进去在珊珊的唇齿之间探索,而珊珊也被动的用小

巧的舌头回应着粗鲁的入侵,时不时还反攻过去,被小李狠狠的吮吸,带走一些

津液。

杨总和小李在啃咬的同时,手也不清闲,两个人一边一个握紧珊珊坚挺的奶

子使劲揉捏,留下一道道红印,乳头也没有放过,手指把乳头捏成几乎像是纸一

样薄,痛感不停地像电流一样刺激的珊珊的中枢神经。被众人蹂躏的珊珊已经陷

入痴迷,剩下的念头只有放松,让身体更多的承受这些刺激,脑子里不停回放

「用力点,还不够。」但是被小李占领嘴唇,她只能让喉咙发出一阵阵母兽一般

的哼声。

少杰看的头已经陷入痴狂,脑子里只有被疯狂蹂躏的珊珊和手里套弄的肉棒,

他知道这一刻珊珊已经不属于自己,已经是被众人公用的性玩具。

没过多久,珊珊就一阵剧烈的抖动,身体触电般僵直抖动,可爱的小肚脐不

停的往前挺,从小穴和胯下那个人的脸中不停喷洒出液体,那人如饥似渴的张大

嘴想迎接更多的汁液,但是还是有很多喷洒出来把脸都喷的湿漉漉。

一阵抖动过后,珊珊终于回过神来。「杨总,能让我把脚放下来了吗,有点

累啊~ 」

杨总听着像是撒娇一样的声音,差点就在珊珊的手里交了枪,赶忙松开了口,

让珊珊放下了脚,但是手还是使劲揉捏着那团弹手的美肉。珊珊用脚把身下两个

人顶开,又把还在两个奶子上的咸猪手拿开。「好了啦,没完没了的,招呼也打

了,你们不难受吗?我的咪咪都被你们捏淤青了。」

珊珊走到床边对着正在自慰的女人开口:「小颖,辛苦你啦,让你帮我撑这

么久,他们这群禽兽没怎么欺负你吧。」

少杰这才认出就是公司那个前台,怪不得之前那么紧张,珊珊在办公室做了

什么好事,她应该是清楚的。连一个前台都知道,这样放荡的珊珊还有几个人知

道呢?

小颖连忙翻起身,跪着说:「没有没有,小李总很温柔。」

珊珊眉头一皱,转向众人道:「嗯?你们不会专门等着我吧。」

杨总嘿嘿一笑:「下午还没尽兴呢,怎么舍得让林总不尽兴呢?」说着说着

还想伸手过来揩油。

珊珊用手一挡,灵活的跳到了床上。「混蛋,下午玩了我三个小时还不够,

看我待会不榨干你个老东西。」

少杰听着他们的对话,目呲欲裂,原来下午真的是背着自己做了好事,想到

自己在外面傻傻的等了一个多小时,旁边就是娇妻被几个老不死的光着屁股压在

身下抽插。这种背叛让少杰像是被人种种锤了一拳在胸口。

直播还在继续,珊珊趴在床上,小穴和菊花大张着对着镜头,伸出手对着小

李勾勾手。「李哥是吧,过来让我试试你。」李总一个四十岁的男人竟然欢呼出

声,跳上床,张开双腿站在珊珊的两侧,用鸡巴蹭蹭蜜穴之后,使劲一捅。

趴在床上的珊珊被捅的大叫一声:「哎呀,疼~ 你进错了。」

小李淫笑一声:「没错,我瞄准的就是那里,杨总刚才预定了你今天的受孕,

我怎么好意思夺人所好。」说完,握紧珊珊的腰,使劲的像个狗一样把阴茎深深

地插进菊花里面,搅动直肠。

珊珊被砸的一顿一顿的陷进床垫,「啊~ 疼…老杨你快来…快来给我受孕

…」

老杨闻言,笑的脸上的褶子都开了,跑的床上,让珊珊大张着腿趴在上面。

刚对准穴口就是使劲一顶,噗嗤一声,把小穴残留的淫汁又是挤得喷洒到肚

子上。

「啊~ 老杨~ 你这畜生~ 一点也不怜惜人家……不给你怀宝宝了。」

珊珊被这个老畜生的鸡巴一顶,子宫一阵痉挛,子宫口好像都要张开了,不

知道是不是排放卵子的征兆,但是全身都软了。老杨把珊珊的腿从弯曲的状态掰

直,让她坐在自己的命根子上,一会舔左脚,一会舔右脚。

只是苦了珊珊,现在完全没了着力点,只能靠两根鸡巴插在自己的菊花和小

穴里面,像是飞机杯一样被小李撑着屁股一上一下的套弄。早上还是呼风唤雨的

客户部总经理,现在已经是任人玩弄的性玩具。堕落的感觉让珊珊觉得晕眩,肉

棒还在搅动着直肠,冲撞着子宫口,噗嗤噗嗤的声音在提醒着众人这个肉玩具正

在受孕。

「啊~ 啊~ 老杨,你的…肉棒……快要…进到我子宫了…」珊珊被身后的小

李抓着奶子当把手一样被撑着一上一下的。

老杨把嘴里的玉脚拿出来得意地笑:「你该换个称呼了吧,小骚货。我会是

你肚子里的孩子的爸爸了。快点叫我几声老公听听。」

珊珊好像想到什么一样:「不,我已经…结婚了。你…只是个…播种的,嗯

…嗯」眼神总似乎流露出一些歉疚和紧张。

「嗯啊,这骚货变紧了,难道她真的结婚了?」小李差点被挤出精华。

老杨也放开双脚,用手撑着床,使劲往上面顶。珊珊终于恢复到了小腿顶住

床的体位,但是小李和老杨就更方便的使力的冲击腔道。

面对着镜头的珊珊的下身已经泥泞不堪,越来愈多的白沫被摩擦着挤出来。

小李用力的把珊珊的屁股往两边掰,让镜头更好的记录珊珊是如何用菊花和

小穴承受两个肉棒的夹击。老杨在向上顶着的同时,还不停的左右开弓,用手狠

狠的拍打珊珊的乳房,坚挺的奶子被带着厚厚茧子的双手打的四处乱跳。「不,

我的老公…是少…杰,不…」伴随着扑哧扑哧的水声,珊珊也好像到了临界点,

呻吟声越来愈大,几乎是喊了出来。

最后小李最先承受不住,几次前所未有的用力的撞击之后把浓厚的精子喷洒

在了珊珊的直肠里面,珊珊被直肠突如其来的热量冲击,终于还是承受不住,小

穴喷出大量的阴精在老杨的肚皮上,然后躺倒在老杨的怀里。嘴里还发出几声:

「老公,好舒…服…」如愿以偿的老杨在最后一刻也交了枪,气喘吁吁。

少杰在听到珊珊说的那句话时就已经射了,内心纠结不已。珊珊摆明了是爱

着自己的,可是为什么还要出去被这群人玩弄呢,难道是自己不能满足她?

可是平时她都不许自己玩那些花样,之前稍微碰了一下菊花就生气的人今天

却被外人三明治一样当做肉玩具一样操。唉。

被双枪入洞内射完之后的珊珊躺倒在床上,大张着双腿,两个洞口已经合不

起来了,一直在流淌着液体。可是旁边的人已经按捺不住了,急急忙忙的冲到床

上拉起软弱无骨的珊珊抱起来放在自己的肉棒上,玩命的顶着。另一个人拿肉棒

对准菊花又是一捅。

「啊…让我休息…一下…」可是珊珊的手却主动挽上后面那个人的脖颈把嘴

唇凑上去,让这两个人更轻松的挺动肉棒到蜜洞里面。

已经泄完一次的少杰看不下去了,拉起还在撸着肉棒的展鹏就往房间里走。

展鹏一脸无奈的跟着。显示器上面的珊珊还在被两个人三明治一样夹在中间

爆操,无力的瘫软着双手在两侧,传来一声声虚弱的喊声。

「珊珊在哪里,为什么你会有这个,他们是什么人。」刚关上门,少杰差点

一拳过去。

展鹏一脸无奈的说:「你冷静一点,你不是撸的挺爽的吗,你放心,珊珊很

安全,你不用担心她,这点游戏对她来说小意思。」

「小意思?你什么意思啊?珊珊怎么会做这种事情,你又是从哪里来的直播。

快点告诉我「

展鹏不停的拍着少杰的后背:「消消气,消消气,别上火,一个个问啊,这

样我怎么答啊。唉,实话跟你说了吧。珊珊为了公司的事情牺牲很大,刚才那个

老杨是一个大集团的子公司的老总,他们在业务上有很多交流,珊珊是他们指定

的服务对象。有些事很机密,我不方便跟你说,但是你记住,珊珊很爱你。她知

道你为了她付出很多,所以本来她打算让我过来给你看看她之前那些没有露脸的

视频,给你愉悦一下自己的。但是我觉得指不定你还会怎么给她招麻烦呢,就像

今天下午你突如其来的差点搞砸他们的事。所以我就擅自主张的给你看了直播。

果然不出我所料,你小子也是个绿妻癖。「

听完之后,少杰还是又一次的震惊。以前的视频?以后?之前就背着自己被

多少人玩了?以后自己还得清楚妻子被人玩弄,然后小心的不能去打扰?这算什

么,帮别人玩弄自己的妻子?

少杰的脑子像是浆糊一样的晕眩。过了好久,少杰才慢慢回过神来,但终究,

妻子还是爱自己的吧。不管刚才那些男的怎么逼迫,她还是没有顺着任务说违心

的话。如果自己真的挑明一切,可能就真的永远失去了她,没有她的生活还是生

活吗?少杰处于无限的纠结当中。

展鹏知道少杰现在正在天人交战,也不去打扰他。过了许久,少杰终于回过

神来,眼神当中似乎有了决定。「展鹏,不管珊珊以后接到什么任务,你都要第

一时间通知我,知道了吗」阴冷的声音让展鹏有点发颤。「你能保证不去破坏?」

少杰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我只要珊珊安全,快乐就好。」

泡面三国手游

狂暴之翼

驯龙三国手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