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天使新编第10回

发布时间:2021-01-20 11:12:37 阅读: 来源:玻璃杯厂家

作者:潛龍 字數:5919 才上班幾天的文侖,工作明顯地越来越多,便如今天,文侖忙得连吃午餐的 时间都沒有,只好叫女職员為他在飯堂帶回一个便當,草草了事,直到接近下班 时间,志賢才来到他的房间,看见文侖仍是趴在办公桌上,不由問道:「甚么? 还在忙嗎?」 文侖看也不看他一眼,繼续埋头苦干,嘴里說道:「不要說了,今日池袋分 店給一名客人投訴,弄得人人风声鶴唳,桑田便把这件事交由我處理,一会儿我 还要到那里走一趟呢。」 文侖嚇了一跳,连忙抬起头:「是么……已经六点鐘!」看一看手表,急速 彈起身子:「我要馬上去了,你要来嗎?」一边說一边整顿桌汕9依υ件。 「也好,便一路去罷,我也想看看你的工作才能。」 □□□ 池袋分店位於池袋車站东口的繁華街,當你走出車站时,迎接你的卻是一包 包免費的宣传紙巾,还未走完一條街,紙巾已多到双手拿不下。 这里还有一个特点,无論走在东池袋或西池袋,總会见到街上一群群穿著橙 色长大年夜褸的男孩,或是染了一头金髮,穿著超短迷你裙的女孩,迎著寒风,一向 向途人派發的士高宣传单。若給你碰上一个热情的小妞,她更会半推笆攀拉,拖著 你進去狂欢. 「SWEET」是东丸个一一个连鎖食店的商标,全日本有近百间分店,店 內全以粉紅色作装飾,並且以士多啤梨為商标形象,无論餐具、桌巾、甚至是椅 子,都有一顆紅身黑点的士多啤梨,极具时代气色,而光顧的客人,大年夜多以年輕 人為主。 文侖二人才踏進池袋分店,便有女婢應上前呼唤,文侖從口袋掏出職员证, 並道:「我是總社業务一课的部长,他是業务二课的李部长,我是為了有关客人 投訴一事而来,想见这里的中田店长. 」 女待應先是一愕,她確沒想到面前这对年輕人,竟然会是總社的部长. 只见 那名女待應连忙躬身,說道:「中田店长正在办公室,请兩位部长跟我来。」 中田店长是个高高瘦瘦的中年人,當知道二人是總社派来的部长,礼貌地动 呼二人坐下,並說出今日發生的工作。 事宜是出在一名男顧客身上,原来他要了一杯雪糕咖啡,但送来的只是一般 咖啡,便请求一名女婢應為他更换,女婢應无奈,只好為他從新换過,但她才一 转身,便和身旁另一个侍應說,这位客人明明是說要咖啡的,但她这灸┞穎话,刚 巧被那个客人 见,便即大年夜罵起来。最后由店长亲矜持馬报歉,才把事宜平息, 但那名客人还不逝世心,直接向總社投訴,请求嚴懲那名女職员. 文侖 后,向中田店长問道:「这名女職员過往在工作方面若何?」 「我明白。」文侖接著道:「那名女職员现在在这里么?」 「还在,我馬上叫她進来。」不多久,中田店长帶著一个身材胖胖的女職员 走進来。 志賢一笑:「现在都快六点了,你还不动身。」 文侖打量著她,問道:「妳就是三岛杏子?」 「是。」她微微点头,似乎有点害怕的樣子。 那名女職员 他这樣间,还以為凶多吉少,不禁訥然起来:「是,是……」 文侖点了点头:「中田店长說妳過往很少出错,況且妳又是初次犯错,既然 这樣,我就不再穷究下去,但可不克不及再犯,妳明白嗎?」 那名女職员放下心头大年夜石,不住口說「是」,不消被嚴懲或开除,天然是值 得开心的了。 二人離开了池袋分店,已经是晚上七点多,文侖向志賢提出,想在这里用了 晚飯才回家。 志賢沒有意见,便在东池袋的橫街转来转去找食店,卻發现一间名叫「小次 郎」的店子,看见店前竟然聚了十多人,敢情都是等待位子的客人。 約莫三十分鐘后,終於有坐位了。二人進內坐下,看见牆壁上贴满食物的┞氛 片,並附上价目。文侖用广东话指著牆上的菜色,开始言三语四的┞芬尋食物。突 然,一張純正广东口音在旁響起:「兩位不妨試試咱們的煎餃子,这是本店的┞沸 牌货。」 二人微感愕然,同时抬头望向那人,见是一名身穿雪白廚房服的年輕侍應, 光憑那人刚才的口音,日本人是絕对說不出这个水准,知道大年夜家都是中国人,文 侖好奇起来,笑問道:「你也是来自喷鼻港?」 「不,我是大年夜陸来的僑生,從广州来日本念书,这店子里除了一名大年夜廚外, 其他職员都是和我一樣,满是中国来日本念书的学生。」 文侖笑道:「確实很少见呢,满店员工都是中国人,并且还是广州人。」 那侍應笑道:「沒办法啦,日本人都不愿意开夜班,只剩下我們这些中国僑 生肯做,人工又便宜,又卖力。」 文侖道:「这个確是事实,身處异地,不卖力点又若何活下去。」 兩人点了东西,正在閑聊间,溘然又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從旁響起:「兩位部 长也来这里吃飯,真是很巧哦。」 二人抬头一看,竟然是洋平,志賢笑道:「原来你也来了,一个人嗎?」 「不是,还有紫薇,我們就坐在那边。」洋平用手一指。 循著偏向望去,不雅然看见紫薇坐在那里,还礼貌地向二人点了点头. 洋平道:「既然这么巧,相请不如偶遇,兩位部长就過来一路坐,好么?」 文侖连忙搶先道:「不消了,咱們还在等同伙,下一次吧。」 「嗯!我要收线了,一会见。」接著全然靜止,紫薇顯然是收线声。 志賢奇怪起来,向文侖問道:「我們还有同伙来嗎,是哪一个?」 「你这个人怎会如斯不通气,他們一对儿出来玩,咱們怎能作电燈泡。」說 著仰起头,喝了一口日本啤酒。 文侖看见二人在一路,心里雖然有点不舒畅,但他又能夠怎樣!直到今天, 文侖終於可以斷定,他們確是男女同伙的关係了,亦同时让他接收另一件事实, 就是他和紫薇已经肯定无緣。 □□□ 幾日后,文侖接到一个內线电话,竟然是茵茵,約会他下班后在街角的咖啡 室见面。 文侖刚走進咖啡室,遠遠看见茵茵已经在坐,文侖坐下后,要了一杯咖啡, 笑著道:「刚才接到妳的电话,真是有点不测。」 茵茵小嘴一翘:「若不是有事要找你,我才沒工夫給你电话。」 文侖 后有点不解:「到底是甚么事?」 「我先問你一个私家問題,你必須要老实告訴我,我才会和你說. 」 「是私家問題?」文侖更感困惑:「妳且說說看,若然我可以和妳說,當然 沒問題. 」 茵茵紧紧盯著他,樣子极為认真,問道:「你现在有沒有女同伙?」 「原来妳是問这个。」文侖急速坐直身軀,鬆了一口大年夜气,笑問道:「难道 妳想做我的女同伙不成?」 「我是說正经话,並不是和你說笑,快点答复我。」茵茵瞪了他一眼。 文侖微微一笑:「既然妳想知道,我亦不妨坦白說,通俗女同伙,我多到數 都數不清,若說到亲密女同伙,以前確实有過,但现在沒有。」 茵茵皺紧眉头,似乎有点懷疑:「我不信赖,以你这个條件,怎会沒有女朋 友!」 文侖肯定道:「我說是真的,妳不信赖我也沒办法,但妳問这个作甚么?」 茵茵沒有答复他,依然瞬也不瞬看重他,像要沉思他的┞穎话真假。就在这时, 侍應奉上咖啡,文侖开始加糖,一边問道:「我已经說了,妳為何又不說话,到 底是什么一回事?」 「还記得嗎,你曾经說過会約我和紫薇出来吃頓飯,我叫你直接和她說,你 有說嗎?」 文侖不由一怔,搖头道:「我……我刚来到东丸,近日工作实在有点忙,打 算遲些日子才約会妳們。」 「我看这不是你的┞锋心话吧,如不雅我沒有猜错,你是因為紫薇已经有了男朋 友,不便利約会她,所以才遲遲不敢对她說,对不对?」 文侖无法否认,点了点头:「这只是个中之一,主如果我不想让洋平有所誤 会,伤害了他們二人的情感。」 「这樣,我就不打擾了。」话后回到本身的坐位。 中田店长点头道:「还算不错,但今天的事实在……」 文侖越来越感觉奇怪,更不明白茵茵為何像似審罪人一樣,并且一向地發問。 當下微微一笑,問道:「妳又想知道甚么?」 「我想問你,你是不是对紫薇有意思,很想寻求她?」 「我……」文侖確沒料到她会有此一問,一时间实不知若何答复她,最后仍 是鼓足?气:「我也不想說假话,这確是事实,但我當时不知她已有了男同伙, 所以……」 文侖上前一看,原来是一间帶有中国口味的日式店子,价錢很是大年夜眾化,便 向身旁的志賢道:「咱們也等等吧,看来很不错的樣子。」 「刚才中田店长已经把工作說了,但妳要記住,為了我們公司的声譽,在任 何情況下,絕对不克不及开罪顧客,连背后說顧客的不是,都是不應該的行為。在妳 的个人資料顯示,妳已经在这里工作了四年,对不对?」 茵茵沒待他說完,已截住他的话头:「如果她沒有男同伙呢?」 說到这里,茵茵的脸上終於露出一点笑容:「这一次我再认真地問你,必須 老老实实答复我,不克不及說半句假话。」 文侖笑道:「这个我當然高兴,但妳不要說笑了,事实已擺在面前,妳不要 和我說洋平不是她的男同伙,这个我可不信赖!」 「沒错,洋平本来確是她的男同伙。唉!现在我該怎么說好呢!總之紫薇一 直以来,並不是很喜欢他,從今天起,他們的关係已经劃清了界线,你明白我說 什么嗎?」 文侖实在难以信赖:「这……这怎会有可能,我幾天前明明……明明看见他 們出双入对,这还会是假。」 二人点了飲品,气氛忽然变得侷促起来,文侖和紫薇雖然面对面坐著,但一 时间,竟然說不出半灸┞穎话来,只见紫薇螓首低垂,看重面前的飲品,脸上映著 微紅,更顯她清丽迷人。 茵茵盯著他道:「你是說那天在池袋碰见他們,是这樣吧!但据我所知,那 天是紫薇主动約他见面,是要向他剖明本身的心意,还說要和他分别,洋平雖然 多番懇求,但紫薇心意已決,全不睬会他是否應承,这幾世界来,洋平的电话她 一概不接。」 文侖有点错愕:「是这樣么,他們發生了甚么事?」 「这方面我不便告訴你,因為这是他們二人的事,但紫薇的苦衷,我是最清 跋扈不過,她是我的表姐,大年夜家從小玩到大年夜,并且我們还住在一塊,甚么工作都会 談,信赖最懂得她的人,非我莫屬。」 文侖的眼睛綻出一綹莫明的困惑,問道:「妳今天約我出来是……」 茵茵嘆道:「有一件事,我也不妨对你說. 紫薇这幾日来,總是悶悶不乐, 连我看见都為她擔心起来!我問她為了什么,她就是不肯說. 直到昨天晚上,我 实在不忍再看见她这副模樣,就纏了她一夜,才知道满是因為你。」 「因為我!」文侖大年夜感驚訝:「因為我什么,难道我有什么处所开罪她?」 「你不消紧張,我並沒有說你搪突她。」茵茵看见他这副坐立不安的模樣, 不禁有点好笑:「其实我表姐是因為你一向不睬她,连多望她一眼都沒有,所以 才会悒悒不欢. 你可知道,我早就發现表姐近日有点不当,自從那日她在新宿遇 见你之后,她每晚都是抱著Q太郎睡觉,起先我还以為她喜欢这个毛娃娃,才会 抱著它睡觉,但后来我發现並非这樣,每當我和她在閑聊间一提起你,紫薇就会 一反常态,急速精力起来!那时,我就知道她对你有意思了。」 文侖 到这里,忽然一拍大年夜腿,罵道:「我这个人真蠢,真是該打!现在紫 薇在哪里,就似揭捉平现在仍是她的男同伙,这又若何,只要他們还沒結婚,我都 有寻求紫薇的權利。她是在家嗎,告訴我她的电话號码,我现在要打电话給她。」 文侖越 越高兴,心头不由得「噗噗」乱跳。 茵茵接著道:「只因為我表姐素来內向,人又轻易害羞,不敢向外人开声表 白罢了。但我知道,雖然她並不很喜欢洋平,但洋平畢竟是她男同伙,紫薇為了 此事,不时暗自地發愁,那种苦楚的心境,諒你也不会明白!」 茵茵不知好气还是好笑,說道:「看你,忽然又会急成这个樣子。」 文侖發急道:「妳行行好,我今晚有很多說话要和她說,妳就告訴我吧。」 茵茵伸出手掌:「手提电话借給我。」 文侖连忙掏出电话交給她,茵茵快速地按了號码,不一会,电话已有人回應: 「是紫薇嗎?我是借沈部长的电话打給妳,妳若想和他說话,就打这个电话找他, 现在他在我身边,正在等妳的电话。」她一口气說完。 文侖在旁叫道:「喂!給我和紫薇通话……」茵茵卻沒有理会他棘手指一按, 便斷线了。 茵茵道:「她如不雅想和你說话,天然会来电话,若不然,你就沒欲望了。」 隨即将电话遞回給他。 文侖接過电话,将电话放在桌面上,張大年夜眼睛,目不交睫的盯著。 时间不住地流走,五分鐘,十分鐘,电话还沒有響起来,文侖开始如芒在背, 身子猶如鏊盤汕9依υ鷽蟻,向茵茵問道:「她会不会打来,我給她电话好嗎?」 「你急个甚么,要来天然会来,急也沒有效。」茵茵顯得泰然自如。 文侖心里似乎十五个明日桶取水,七上八落!这时,电话忽然響起,文侖急不 可待搶過电话:「喂,喂,妳是紫薇嗎?」 电话里沉默一片,全无半点声息,这下可急壞文侖了:「妳是紫薇嗎?我是 文侖呀,求求妳和我說句话好嗎?」 接著电话传来一張温柔清脆的声音:「我是紫薇,茵茵在嗎?我想和她說话。」 「她在,但……但我想先和妳說. 」文侖定必定神:「紫薇,我想见一见妳, 我有很多說话要和你說,妳可以出来嗎?」 「我……」靜默一会,紫薇終於道:「好吧,你现在哪里?」 「妳在家是不是,我来找你?」文侖气急敗壞道:「我会叫茵茵帶路,妳等 我,我很快便会到。」 「你对茵茵說,半小时后,我会在家里邻近的爱詩咖啡室。」 「好,我馬上来,爱詩咖啡室,对嗎?」 茵茵笑著問道:「紫薇在爱詩咖啡室等你?」 「嗯,今次很多謝妳,咱們现在就去。」文侖连忙拿起桌上的賬单,而他的 心思,早就飞到爱詩咖啡室去了。 □□□ 由青山明治大年夜街转左,進入一條幽靜的橫街不遠,便看见爱詩咖啡室的一个 小小木招牌。二人走出計程車,文侖快步向咖啡室門口走去,茵茵忽然在后叫住 他:「我不去了,你本身進去吧。」 文侖急速打住脚步,回头問道:「為甚么,一路進去好嗎?」 「对不起,今晚我要看电视剧集,此剧我正在煲得半生半熟,还有三集就大年夜 結局,怎能不看。对不起,我要回家了,拜拜……」一揮手,转身便走。 文侖大年夜急起来,连忙走上前去一把拉住她,双手合拾道:「拜託,拜託,请 妳不要走,我素知妳是大年夜大好人,送佛送到西嘛。」 茵茵抬起头来,皺著眉头看重他,說道:「你这个人好不纏人,你們见面又 关我什么事,我可不想作电燈泡,在你們旁边礙手礙脚!」 文侖懇求道:「求求妳帮个忙,沒有妳在场,紫薇必定会认为很尷尬。」 茵茵略一沉吟,点头道:「也有幾分事理,念著你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樣,本 蜜斯就例外一次,就陪你倆坐一会,走吧。」 文侖心中大年夜喜,二人促推門而入,站在咖啡店門口四下張望,發现紫薇正 单獨坐在靠牆的位子上,正好張望過来。茵茵向她揚揚手,二人连忙走上前去, 茵茵笑道:「妳来得挺早喔,是不是很心急想看看我們的沈部长呢?」 「不要乱說嘛,我也是刚刚到。」紫薇脸上一紅,輕声說著。 茵茵在旁看见,一向地搖著头:「唉,我真不知怎樣說才好!看看你們二人, 一个終日想著对方,夙夜迟早悶悶不乐;一个接了电话,便心急如焚,惟恐坐火箭也 嫌慢!好了,现在大年夜家见面了,卻又一声不響,真不知你們弄甚么!」 文侖呆楞少焉,終於开口道:「对……对不起,茵茵已经和我說清跋扈了。」 紫薇 见,把头垂得更低,不敢和文侖的眼光相接。 「唉!」茵茵实在看不過眼,搖头嘆道:「钠揭捉,这灸┞穎话不是很多餘嗎! 既然我和你一路来,紫薇再蠢也知道我和你說清跋扈了,你為何不干脆利履┞穎,我 好喜欢妳呀,自從那天遇见妳之后,日夜都想著妳。这不是更直截了當。」 紫薇 得脸上更紅,斜睨她一眼。 茵茵的一番說话,令文侖更觉难以开声!这確实是个很尷尬的场面,他活了 这么大年夜年紀,何曾在女孩子面前說過这等肉麻的┞穎话。 「我,我……」平时言语流畅的文侖,现在看重面前的紫薇,竟然結結巴巴 起来:「我不知該怎樣說才是……」 「你不知怎樣說,就由我来替你說好嗎?」茵茵瞪了他一眼,便靠到紫薇的 耳边来:「这个混人呀,原来也是和妳一樣,竟然同樣在玩一见鐘情这档子事, 若不是我告訴他妳和洋平已经一刀兩段,生怕他永遠都不敢和妳說半句话。好了, 我要說的都已经說了,瞧来我还是回家看剧集好了。」

萌宠大作战破解版下载

风之大陆安卓版

众神召唤最新版

冒险大陆online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