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谈谈你眼中的中国摇滚

发布时间:2020-07-13 12:15:13 阅读: 来源:玻璃杯厂家

黑豹、唐朝、崔健,汪峰、郑钧、何勇,中国摇滚你还记得些什么?你现在是偶尔在IPHONE里听听MP3,还是呼朋引伴,专程去各大音乐节和LIVE HOUSE现场?

在成功举办张北草原音乐节之后,张北县副县长孙晓涵第一次明白了什么是“鸡冠头”,第一次感受到了摇滚乐的号召力,他兴奋的说,“张北不再是以前的张北,张北出名了!”

国庆长假刚一结束,歌手杨坤就在微博上写道:“自古以来国人就爱跟风,不是这个秀,就是那个节,如黄瓜节、土豆节、臭豆腐节等,成千上万,当地如果没有水果,蔬菜,就得搞音乐节了,一时间,音乐节在中国像蟑螂繁殖,速度那个快呀,用不了几个月,自生自灭,唯一好的就是,摇滚兄弟们,暂时脱贫,莫名其妙地忙(盲)着自己的收成,搞音乐?被音乐搞?时间说明一切,走着瞧吧。”此话一出,不少人在下面留言说他是“酸葡萄心理”,但这也确实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随着今年音乐节的井喷式发展,原来为生计奔波的独立或摇滚艺人们因为频频参加音乐节而富了起来。

谢天笑和左小祖咒两人是各大音乐节用于压轴的重点人选。就谢天笑来说,他在今年已经参加了11场大大小小的音乐节。他在2005年的演出价码仅有几千元,如今已经超过十万。除了经纪人抽成,分配给乐手和调音师以及助理,谢天笑本人的这一年是大有收获的。

而左小祖咒则被各大音乐节的操盘手们认为是“很会经营自己的一个人”,被称为“左老板”的他和其他艺人不同,都是自己亲自出面去谈演出价码,随着参与演出数量的增多和越来越快地成为主流媒体的宠儿,左小祖咒参与一场音乐节也能获取十多万的收益。

不管杨坤的“酸葡萄心理”是个人的情绪发泄还是对演出市场的担忧,摇滚音乐人的身价快速上升确实影响到了传统歌手的心态。据某演出商称,杨坤现在参加商演,唱个四五首歌的价码“应该不超过二十万”,陈楚生、郁可唯这样的已经依靠一些大众眼中的金曲在流行乐界站稳脚跟的年轻歌手的身价“十万块钱就可以打住”。

“上苍保佑吃饱了饭的人民”,早年的摇滚歌手张楚这样唱到,如今的摇滚大腕们也早已不为吃喝发愁,可究竟还有多少人在听中国摇滚呢?

【即时通会员如是说】

中国没有摇滚,但有的是中国式摇滚。——阿布

中国摇滚一开始就心态不正,老想煽呼大家,摇滚乐只是从国外人那里拿来的幌子而已,是时候“回到耳朵”了,音乐之外的东西越少越好。——张昂昂

中国的摇滚?能领导世界摇滚新潮流吗?——李建华

悖论是,没钱也做音乐,热爱;做了音乐就有钱,分不清热爱不热爱。摇滚乐名字听得比音乐多,因为不懂,所以只能感觉。那种被触动的感觉很久没有了。不管音乐节也好,凭空出世的地下乐人也罢,只是希望摇滚乐不要变成GDP,那就真的杯具了。毕竟音乐是听出来的,那个谁说的“摇滚乐是真实的,其他都是假的。”——西铭

第一次知道摇滚,是因为那个摇滚歌手窦唯。王菲为了他生活在北京的四合院,甘愿为他生儿育女、为他在清晨去倒痰盂。摇滚乐真正进入我的生活是在上海的一场选秀节目上,那个名叫王啸坤、人称王十三。他在节目上唱“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风靡了上海的大街小巷。后来,我才知道这首歌就是歌坛老大哥崔健的。摇滚就是唱出自己的心声。用自己的方式。虽然看起来大喊大叫、撕心裂肺,但是很能一下子就唱到人的心里。不过,个人还是比较喜欢张悬这个类型的。轻轻的唱着歌,低低的声音,细细的诉说。特别有感觉。——潘昕妙

黄冈制作工服

兴宁定制工服

广州定做西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