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杯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玻璃杯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吴晓求大国经济需要大国金融战略

发布时间:2020-03-26 18:03:19 阅读: 来源:玻璃杯厂家

经济学家、金融证券研究专家 吴晓求(资料图)

中国今天已经成为全球经济大国,全球金融危机后,中国加快了作为全球经济大国的步伐。但是,我们的经济在密度方面还落后,密度较低,正表明我们这个国家有潜力。这样一个经济大国必须要有与之匹配的金融体系,为此,要制定一个大国金融战略。中国经济崛起有金融的崛起才可能持续,建立一个能吸纳全球资源的开放性金融平台日益迫切。

吴晓求1959年2月生,经济学家、金融证券研究专家,1990年在中国人民大学获经济学博士学位。现任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助理、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金融与证券研究所所长、金融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国家社科基金管理学科评审组成员、中国人民大学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证监会第九届发审委委员。主要研究领域为宏观经济、金融改革和资本市场。主要著作有《紧运行论》、《社会主义经济运行分析》、《资本市场解释》等。

全球货币体系要从单极走向多元

人民币可能是继美元之后未来非常重要的国际性货币,拥有人民币的多元国际货币体系,对于未来全球经济发展和金融体系稳定具有战略价值。

这次全球金融危机的规模、深度都比70多年前的那场金融危机要更广更深。它的发生有其内在原因。作为经济的重要符号,赖以支持金融市场的实体经济已经发生重大变化。金融危机的出现表明,金融体系要适应实体经济的发展,同时也要矫正过度膨胀或者结构上过度倾斜的金融体系,从而与实体经济相适应。所以,金融危机的基础部分在于实体经济。倒不是说这次金融危机的爆发是实体经济出了大问题,而是说全球实体经济在近60年发生了重大变化。现在的全球金融体系、货币体系和市场结构都是在60多年前建立起来的,“二战”之后所确立的布雷顿森林体系的框架里就已经形成了今天的全球金融体系和结构,基本没有太大变化。

全球金融变革对中国来说有两方面的战略意义。其一,全球货币体系的改革为人民币国际化提供了机遇。以美元为核心的单极货币体系有很多缺陷,显而易见是需要改革的,而且也具备了改革条件。以前人们常说G7,后来俄罗斯加入变成G8。金融危机后,世界经济需要新兴经济体的加入,形成G20,中国的话语权显著提高。后来又出现G2的概念。G2既是对中国的赞扬,也是对中国的一种预期。尽管从战略意义上看,两国集团时代远未到来,中国还没有那么强大,但是从G7到G8,到G20,最后到G2,反映出中国实力的不断强盛。

中国政府一向强调,要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反对投资保护主义,推动贸易市场的自由化,推动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同时要求现行国际货币的发行主体要有责任感。推动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包含了人民币国际化的政策含义,包含了未来国际货币体系不可能是单极的、以美元为核心的体系,而一定是一个相互制衡的、多元化的国际货币体系。不过,多元也不会太多。比如,欧元从诞生之日起就埋下了危机的种子;欧元是超主权的,在现代货币史上是里程碑,但它的确有缺陷。

从单极走向多元,将是这次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基本方向,也是未来国际货币体系形成的基本特征。人民币可能是继美元之后未来非常重要的国际性货币,拥有人民币的多元国际货币体系,对于未来全球经济的发展和金融体系的稳定具有战略价值。

中国经济规模现在已经是世界第二,不论从规模、单个经济指标来看,还是从影响力和未来增长率来看,都没有问题。但是一些国家还不能适应中国经济的崛起,也不能适应人民币的国际化。

在人民币问题上,美国一直主张人民币升值。中国在崛起过程中的内部不利因素,通过30年的改革开放消除了很多,或者说解决得比较好。但是,我们现在遇到一个比内部因素更复杂的外部环境。现在是从贸易开始,未来会延伸到金融领域,会非常复杂。中国要成为一个大国、强国,金融就一定要强。这涉及到国家的战略目标。实际上,人民币国际化更有利于全球的稳定。人民币国际化并不意味着人民币要取代美元。人民币和美元是相铺相成的,而不是恶性竞争的关系。

金融危机带来的第二个机遇,是我们要构建新世纪全球新的国际金融中心。人民币的国际化还不是我们的最终目标;我们还希望各国政府和投资者拿着人民币到中国的金融市场来投资,这样,我们就能把金融市场做大。

为什么美元在60多年里都受到世界各国的推崇?是因为它有一个非常庞大且非常开放的金融市场,无论是债券还是股票市场,人们都愿意到美国去投资。对中国来说,未来更大的目标是要构建新世纪全球新的金融中心,这个金融中心将是中国金融崛起的核心、支柱和基础。

全球金融中心有一个漂移的过程。从13世纪到21世纪,全球金融中心随着经济中心的转移而转移,随着相关国家的强盛、贸易的发展,国际金融中心以世纪为期限不断地移动。13世纪是威尼斯,15世纪开始是阿姆斯特丹,从17世纪开始慢慢漂移到伦敦。那时金融中心的主要任务是贸易结算;没有金融中心,贸易就很难发展,所以,早期的金融中心更多是结算中心,是货币的交换中心。到19世纪末,金融中心开始漂向纽约。重要的是,20世纪国际金融中心的功能发生了变化,由原来的清算中心、货币交换中心转变成资产交易中心,金融资产成为财富的主要存在形态。这一时期的金融中心,已经升级为财富管理中心。美国的兴起有很多因素,一个强大的金融体系是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我们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认识不清中国金融模式的战略目标是什么。我们把金融改革的重心长期放在发展多元化的金融机构上。但是,如果没有一个市场化平台,这些金融机构迟早都会变成类银行。所以,中国金融改革的重心一定要从建金融机构转变为搭市场平台。金融市场的核心是资本市场。要搭建一个又宽又厚、具有高度流动性又很透明的金融市场,这才是中国金融改革的重心。把这个平台搭建好,金融机构才有创新空间和市场竞争力。

这就是中国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战略价值所在,它可以改变整个金融体系和金融结构,能使风险流动起来,使金融体系既安全又有效率。我们不能因为金融危机的出现就否定中国金融改革的方向,不能因为金融危机是由美国次贷危机引起的,就否定美国金融体系的优越性。美国要是没有这个金融体系,将风险分散到全世界,全球受到的损害会更大。

有人提出,要回到实体经济占绝对统治的时代。我不赞成。金融危机后,新的金融增长极的出现将会彻底改变全球金融市场的格局,新的金融中心的出现将是这次金融危机之后最重要的结果,而这个新的金融中心就是上海,或者说以上海为符号所代表的中国。

这就是从金融角度所看到的全球金融危机带给中国的两个机遇。去年决定将上海建设成新的国际金融中心,这是正确决策。新的国际金融中心一定是市场选择的结果。这又会带来很多挑战,需要很多软条件加以匹配。

这一战略目标实现的过程,将会是中国建设现代化强国的过程。建设全球金融中心,某种程度上也能够推动中国的社会进步、经济发展,其中最重要的是带动社会的进步。社会不进步,经济进步也就没有意义。

青少年要怎么治疗银屑病

艾拉光动力治疗尖锐湿疣须知

轻度阳痿患者有哪些症状表现

相关阅读